胡佳在港接受本台专访 谈重获自由

2007-03-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被当局非法软禁近一年的北京人权活动人士胡佳近日到访香港,并打算其后前往其他国家短期旅行,修养身心。他星期四接受本台专访时介绍重获自由的经过,并表示调整一段时间后将返回中国大陆,继续站在第一线推动中国民主人权的进程,同时他也坚信自己有回国的权利。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记者:你之前一直在软禁之中,是什么时候来到香港,而且这个过程是怎样的?

胡佳:是在我被软禁期间,跟本无法确知我能否离开中国的状况下,我妻子计划让我离开国内,修养身心,因为两百多天的软禁,我的身体、心情,她认为这样下去,一定会出问题,所以她就说让我去申请港澳通行证。我是坐着国保的警车去的出入境管理局,让我意外的是申请的过程到拿到赴港签注和通行证,没有出现任何问题。然后我妻子订了二月二十六号往香港的机票。那么,在二月十六日,这个日子很特殊,去年这一天我被警察绑架失踪四十一天;今年这一天,在我家楼下驻守了214天的警察突然不见了,而且也不跟踪,而且这一天河南的高耀洁医生也被解禁了,我无法确定这两者间有没有联系。后来到二月二十六日下午在机场过海关时,我看到有人监视,但没有任何人阻挠。

记者:那么,重获自由而且顺利展开这次旅程,有没有特别感想呢?

胡佳:直到飞机起飞的时候,我心情一下子复杂起来了,一方面觉得要到自由的世界中去,另一方面也觉得我现在离开的话,那些身陷囹圄的朋友和他们的妻儿还需要我,我在国内处在一线,包括和陈光诚的妻子、高智晟的女儿啊、郭飞雄的妻子等等,能和这些朋友保持紧密地联系,第一时间为他们做一些事情。不在大陆的话在帮助他们的过程中可能会受到影响。

记者:这个假期大概会维持多久?

胡佳:现在我们办的自由行是七天时间间如果可以延期我希望能在香港待三周时间。我自己的想法是在这个阶段,能去会见一些在这边关注中国发展、人权法制方面建设的朋友,了解其他朋友和组织的运作模式,有利于我将来会到大陆后更好的沟通、协调、合作、更有效地做一些维权活动。这是我到香港以后最主要的目标。金燕是希望我出来能找一个好的环境,没有那么多复杂的事情,能够修养身体,之后的话我们有可能前往其他的国家,那就是几乎纯粹的修养,静心的读一些书籍,想一想未来的道路。

记者:这次旅程有没有期限?就是说什么时间一定要回去大陆么?

胡佳:我跟金燕说了,我不想离开三个月以上,因为中国大陆到明年奥运会期间的这段时间是相当宝贵的,我希望利用这个时机在国内能去做一些能打开空间,尤其是争取言论自由这方面的事情。而且最近一些事情令我感到一定的鼓舞,第一高老师被放行了;第二我自己的软禁结束了;还有这么长时间对陈光诚重判,阻挠家属会面,但今天他的妻子袁伟静居然成功了,尽管只有十分钟,但的确见到光诚。这肯定是当局一种缓和的或是安抚的迹象。

记者:但另一方面,你被软禁了这么长时间,但当局对你突然那么放松,而且让你出国,你会不会担心回不去呢?

胡佳:有朋友给我提过这种忠告,就是说当局会不会耍一个手腕,你在国内做的一些事情他们又不好处理你,你站在一线。现在放你出去,就是不让你回来了。这样你在国内所谓掀起的风浪吧,就是工作是产生的那种影响力就大大削弱了。的确不止一次的,有不同的朋友表达过这种担忧。但我认为出国和回国的权力是我最基本的权力,如果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绝不会罢手,会不停要求回到国内去。但我的感觉是,就像最后不能不让高老师出国一样,我自己认我他们不能不让我回国,尤其是在奥运即将来临的时候。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