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宏观经济调控政策面临挑战

2007-12-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有中国学者预测,2008年中国政府的宏观经济政策,可能会面临国民储蓄率过高,及美元汇率波动两大挑战。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含青的采访报道。

renminbi-200.jpg
图片:中国学者预测2008年中国政府的宏观经济政策,可能会面临国民储蓄率过高。图为100元人民币。(法新社)

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最近在一次研讨会上指出,居高不下的中国国民储蓄率使得中国政府要降低国内投资增速和减少经常项目顺差存在难度,而美元的汇率波动也会影响全球的资本流动,美元持续贬值对于降低中国资产价格的影响是对中国政府的宏观调控政策的两大挑战。对此,在美国的独立评论人士陈劲松评论说,巴曙松提到的中国国民储蓄率过高,以及美元汇率波动这两大因素的确是对中国政府的调控政策的挑战,但还不是最大的挑战,他说:

“第一个问题说到中国储蓄过高的问题,目前,物价飞涨应该对储蓄率是一个抵消,但是另一方面,储蓄率过高的问题应该视为财富的不均衡,其中,20%的人拥有80%的储蓄,或者说80%的人用了20%的储蓄。如果说储蓄过高形成了宏观调控的难度的话,只能说是贫富分化、财富分配不均所造成的这么一个畸形的局面。如果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只能在财富的均衡化方面去努力。”

至于美元汇率的波动给中国宏观调控带来的影响,陈劲松认为,这只是一个外部因素,而不是主要因素:

“美元波动或者美元贬值势必增加中国外汇储备方面的压力。但是我想不至于对宏观调控构成影响。因为美元贬值意味着外资进入中国的力度会减少,这反而有利于中国经济软着陆,使中国过热的经济和过热的投资能够有所降温。如果因为美元贬值成了宏观调控的压力的话,我想这不是一个主要的问题。”

在陈劲松看来,中国宏观调控的主要问题,在于各级地方政府超强的投资意愿,比如:不顾实情、急于抓政绩工程和面子工程等等:

“这种抓政绩工程,抓面子工程或者是集中资源的失控的能力导致了建设摊子摆得太大,还有对一些速度无法控制下来的各地方的因素,这些因素是造成宏观调控的主要障碍。”

对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提出的中国宏观调控遭遇两大挑战的见解,在美国的独立评论人士陈奎德也谈了他的看法:

“储蓄过高不是一个新问题,这是很长一段时间的老问题了。美元贬值的波动也是最近一,两年开始的。我倒是觉得目前通过膨胀的状况会急剧地恶化。也就是说,尽快使中国货币和国际市场的所谓自由汇率,这点是很多人的共识。如果中国以一种比较僵硬的态度吸收1997年的所谓金融危机的教训,就还是封死中国人民币和国际市场自由浮动的步伐。当然,他们现在在慢慢地加快进入国际货币体系的一个流程,但是太慢,还是封得太死。”

所以,陈奎德认为,如何使人民币尽快进入国际货币体系,使人民币的自由汇率自然 成型,这才是中国宏观经济面临的最关键问题:

“很多经济学家说中国政府在这方面执行过于僵硬的、97年的所谓教训还是封死人民币和国际货币市场上的流通的话,恐怕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尤其是现在欧洲压力很大。因为实际上,人民币币值提高了,但是人民币和美元还是挂钩很紧的政策的话,使人民币反而对欧元贬值,是对欧洲的货币、对整个贸易逆差造成很大的影响。所以,他们的压力非常之大,整个国际市场对中国的压力非常大。我最关注的是关于人民币的体系如何进入国际货币流通市场的问题。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表示,中国明年宏观经济政策有两个目标:一是将投资增速降低,二是减少经常项目的顺差。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含青的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