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方主掌联合国要职 利益换选票内幕曝光

2019-07-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6月23日,中国农业部副部长屈东玉当选联合国农粮组织(FAO)总干事。(法新社)
2019年6月23日,中国农业部副部长屈东玉当选联合国农粮组织(FAO)总干事。(法新社)

中国农业农村部副部长屈冬玉当选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后,近日有多家国际媒体披露,中方在选举过程中扭曲程序,甚至要求成员国代表以手机拍照赞成票以换取经济援助的内幕。

中国农业农村部副部长屈冬玉8月1日即将走马上任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总干事一职。虽然总干事的选举已经过了一个月而且尘埃落定,但是国际媒体在屈冬玉上任前夕,还是陆续报道其当选涉及中国的买票嫌疑。

屈冬玉力压欧洲支持的法国候选人凯瑟琳·卡特琳(Catherine Geslain-Laneelle)以及美国支持的乔治亚候选人大卫·基尔瓦利泽(Davit Kirvalidze),从191张选票中获得108票,成为该组织历史上首位中国籍总干事。

2019年6月23日,法国候选人凯瑟琳·卡特琳(Catherine Geslain-Laneelle)在大选会上。(法新社)
2019年6月23日,法国候选人凯瑟琳·卡特琳(Catherine Geslain-Laneelle)在大选会上。(法新社)

以四百万欧元标榜透明选举的法囯候选人在第一轮就被屈冬玉打败,凯瑟琳·卡特琳说:" 我必须说,71票当然不足以进入第二轮的选举,而这在粮农组织的历史上也很不寻常。不过,相较于上一届的当选人,这个票数等同于他在第二轮选举中所获得的选票。 " 

就粮农组织史无前例的在第一轮就压倒性获胜,英法媒体都指出,屈冬玉的胜出显示中国在联合国机构中占据战略性职位的真正作战计划,不只多层面为中国庞大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做准备,也意在主导“游戏规则的设定”,左右国际规范的运作,对国际秩序的影响更为重大。

 

 

法国讽刺性周报《鸭鸣报》(Le Canard Enchaine)这星期披露,中国采取“侵略式竞选”、以取消债务等方式,换取会员国的选票。粮农组织的总干事选举,中国在非洲就砸下重金约一亿五千万欧元。

《鸭鸣报》报道,喀麦隆本要推出代表非洲的候选人梅迪·穆恩圭(Médi Moungui),但是中国以7000万欧元的价码,打消了喀麦隆的念头。另一份报纸《舆论报》(L'Opinion)也报道,今年三月,中国取消喀麦隆6400万的债务后,3月21号,梅迪·穆恩圭致信粮农组织宣布撤回其候选人资格。

《鸭鸣报》报道,根据法国外交人员的估计,目前所知科特迪瓦获得3000万欧元,乍得获3800万欧元,中非获2400万欧元,刚果也获免除1800万欧元的债务。《舆论报》也指出,塞尔维亚取得进入中国牛奶和肉品市场的权利,秘鲁则获准其穀物进入中国。

屈冬玉接任来自巴西的总干事何塞·格拉齐亚诺·达席尔瓦(右)的职位,任期为四年。(法新社)
屈冬玉接任来自巴西的总干事何塞·格拉齐亚诺·达席尔瓦(右)的职位,任期为四年。(法新社)


《舆论报》特别强调,中国要求这些国家的代表在投票间内,要用手机拍下他们圈选的选票,以作为汇款的证明。当法国向大会提出秘密投票不能带手机进入投票间的提议时,却遭到中国的反对。

屈冬玉当选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高调感谢非洲国家的支持称,中国竞选的成功是各国支持的结果,其中最坚定的支持者就集中在非洲大陆。《舆论报》引述凯瑟琳·卡特琳表示,这已不是屈冬玉的竞选,而是中国政府。

对于中国的无所不用其极,不便具名的塞内加尔驻法国记者说:" 确实,中国现在正以经济侵占我们的非洲。就国际层次的选举而言,扭曲投票的行为既不应该也不会受到尊重,而且这已干涉非洲国家的内政。不过,尽管我们的领导人贪污腐败,但这一次,中国的钱使我们国家的债务获得舒解也算有正面的作用。 " 

虽然屈冬玉承诺尽力维持公正中立、具体完成使命,但是欧洲担心,中国利用自己人在各大国际组织的领导职位来宣传中国准则,也就是排斥中国眼里的西方“普世价值”,而改采用中国专制政治模式。

因此,屈冬玉新官上任,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要以行动消除各方的疑虑。

记者:蔡凌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