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要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

2013-11-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中国的一家超市内,顾客们正在选购商品。(法新社)
资料图片:中国的一家超市内,顾客们正在选购商品。(法新社)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星期二闭幕并发表公报。中国有体制内学者表示,强调市场的决定性作用是三中全会最大亮点。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前的提法是“市场机制在配置资源方面的基础性作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提法是将“基础性作用”改为“决定性作用”。然而, 中国广东经济博客李俊表示,这个被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所所长王国刚称为“三中全会最大亮点”的提法与三中全会公报仍然说中国要坚持公有制为主题的说法“肯定有矛盾”:

“因为市场经济强调的是平等、公平和自由的竞争,经济上公有制为主体的弊端人人皆知, 不必赘言,比如说垄断和某些行业的准入限制和不开放。如果果真要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中国就应该不断将经济私有化。假如公有制经济成分比例没有降低或减少,说要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肯定有违经济发展规律”。

美国纽约城市大学中国问题专家、政治学教授夏明博士表示,中共一谈中国经济就将之冠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因为中共所谈的市场经济是中共可以控制、操控并进行所谓“顶层设计”的市场经济, 这确实违背了真正市场经济本身的内在逻辑:

“因为市场经济的内在逻辑和政治的逻辑是两个独立的体系, 彼此虽然有互动, 但是很难说政治权力可以完全控制经济的逻辑,控制整个市场, 因为市场力量可能比政治权力还要大。由此, 市场运作的资源和政治权力动员的资源两者不在同一个领域。市场和政治权力两者的力量对比的此消彼长关系需要民主政治进行调控, 因为民主政治的运行某种程度上适应市场经济的逻辑”。

然而,中国此次三中全会的公报说,“经济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更大程度更广范围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李俊认为, 这样说虽然比过去进了一步, 但他本人从中国以往的发展看还是认为, 市场这只无形的手要逐渐指挥政府那只有形的手在中国很难做到:

“如果做些努力,市场作用的情况可能会稍微改善一点, 但是整个改革会触动很大的利益集团。 你说要砍掉政府在经济活动中的有形之手,难度比较大, 因为这只手给政府带来太多的好处, 它愿意被砍掉吗?说一千,道一万, 中国的改革可能还是要回归到政治和体制改革层面, 因为中国政府现在即是决策者又是执行者, 两者必须分离”。

中国广州独立学者巩胜利近日撰文表示,“要想真正推动中国领导层所提出的发挥市场经济的作用和目标,仅靠经济层面的改革是不够的,政治和社会制度的改革也势在必行”。然而,就在中国官方媒体对三中全会公报内容高度一致地解读和报道传递着所谓“正能量”的同时,夏教授却认为,整个公报的很多内容就是“一场政治忽悠”:

“公报基本上用那些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这一类的词汇让中国民众感觉到火车在隧道中还在晃动, 给人一种好像往前走的感觉。 其实, 我认为中国这辆列车在隧道中早已停下来了,中国领导只是拼命忽悠大家, 让民众认为火车还在向某一个方向奔驰”。

夏教授将中国比作是一辆在隧道中的火车。以前中国官方将改革比作是“摸着石头过河”, 现在是在隧道中前行或停止,这让人们何时能够看到隧道尽头的希望之光?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