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各省陆续取缔P2P平台 各地投资者损失惨重

2020-01-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各省陆续取缔P2P平台 各地投资者损失惨重。图为投资人在北京示威抗议。(路透社)
中国各省陆续取缔P2P平台 各地投资者损失惨重。图为投资人在北京示威抗议。(路透社)

 

曾引发热潮的P2P贷款平台,最近两年盛极而衰。近期中国多个省市更先后宣布,会全面取缔省内的网贷业务,但此举被部分投资者批评为“一刀切”,而上海和江苏浙江等经济强省没有加入取缔行列也备受质疑。

最早拿P2P平台开刀的是湖南和山东。去年十月,两省的金融监管局宣布,由于辖内网贷机构的P2P业务没有一家通过验收,将全部予以取缔; 其后,重庆市以及四川、河南、河北、云南、甘肃、山西等省份相继宣布取缔省内全部P2P网贷机构。

 

 

北京和上海也一度盛传会加入全面取缔行列,其后证实是误传。P2P网贷债主众多的江苏和浙江至今也没有说要对P2P“关上大门”。

湖北化名李小姐的女士一直积极帮助P2P债主维权。她估计,上海和苏、浙等经济强省没有跟随其他省份的步伐,与当局害怕引起恐慌有关。

 

2016年2月4日,e租宝投资者在北京抗议。(法新社)
2016年2月4日,e租宝投资者在北京抗议。(法新社)

李小姐:“江、浙、上海这三个地方P2P平台人(债主)比较多,如果平台遭屏蔽(取缔)的话,客户肯定要大量取现,而银行有又没有那么多现金,这些现金已被转移走了,已经被挥霍了,这样就会造成大量的拥挤。如果取现取不到的话,那么多的人就会维权,引起社会动荡。”

中国大陆中小企融资困难,造就大量网上借贷平台诞生,这些平台把借款人与投资者配对,也就是所谓的P2P贷款平台。

网贷平台8000亿资金一夜蒸发

有别于传统由银行作为中介的角色,P2P直接把有借贷需要的企业,与希望取得高息的投资者配对。近年网贷行业在互联网推动下急速发展,有部份平台单凭一个信字,接受网上贷款申请。整个行业在2018年达到顶峰,贷款余额一度高达13170亿,其后有大量P2P借贷平台倒闭,大批投资者因未能联络平台管理层,在街头示威抗议,加上当局收紧P2P平台规管,网贷平台数目大幅减少, 到了去年年底,贷款余额只剩下4916亿,消失了的8000多亿大多变成了坏账,并引发大量索偿诉讼。

对于赔偿问题,李小姐认为,政府和银行责无旁贷。

李小姐:“国家应该承担起赔偿的责任。这些钱都是老百姓辛苦赚来的钱,也是一生保命的钱。国家应该出台一套相应的赔偿机制和机构。银行和政府都应该承担责任,应该全部赔偿,不说利息,最起码本金要给予赔偿。”

 

P2P投资者损失惨重投诉无门。图为网络借贷平台票票喵(PPMiao)的投资人,在该公司股东位于上海金融区的办公室抗议。 (路透社)
P2P投资者损失惨重投诉无门。图为网络借贷平台票票喵(PPMiao)的投资人,在该公司股东位于上海金融区的办公室抗议。 (路透社)

投资者损失惨重投诉无门

上海投资者聂先生有不少亲友被P2P弄得焦头烂额,甚至一无所有,他不反对各省市收紧对P2P的监管,但认为不宜“一刀切”。

聂先生:P2P是金融方面的一种运用方式,也是一种金融手段,本应不是坏事,关键是监管。

如果企业能遵守承诺,对企业来说是非常好的事情。问题是(部分)企业的经营者对未来的风险没有预估,同时也没有信用度,政府在这方面如何作出平衡,就取决于政府的行政能力。”

他认为,与其全面取缔P2P平台,当局应加强对投资者的教育。

聂先生:“不要在产生风险之后才做一些东西,否则一个措施过来,老百姓又不知道是什么回事。我有的时候很同情P2P的受害者。每张P2P的合同上面都写的很清楚,投资存在风险,没有百分百的保障,但是,参与投资的大部分是退休人士,其中有很多从来没有做过生意,缺乏理性思考,对风险没有一点点意识。”

聂先生表示,获利与风险都是投资的一部分,政府有责任向老百姓灌输这个概念。

 

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嘉远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