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取消三百万人以下城市落户限制 是为拉抬低迷经济?

2019-12-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办近日发文,要求全面取消城市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城市落户限制,并放宽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大城市落户条件。(RFA资料图片)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办近日发文,要求全面取消城市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城市落户限制,并放宽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大城市落户条件。(RFA资料图片)

 

中共高层近日发文,要求全面取消城市常住人口三百万以下的城市落户限制,并放宽常住人口三百万至五百万的大城市落户条件。学者认为,当局此举是为了加快城市化,增加购买力,以挽救持续低迷的中国经济。

新华社本周三(25日)报道,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促进劳动力和人才社会性流动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其中提到,全面取消城区常住人口三百万以下的城市落户限制,全面放宽城区常住人口三百万至五百万的大城市落户条件。完善城区常住人口五百万以上的超大、特大城市积分落户政策,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会保险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

 

 

毕业于北京航空大学的学者马强周四(26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当局的这项新措施不是为了增加城市农民工的就业,而是为了增加财政收入:“取消300万(人口)以下城市的落户限制,不是希望大城市人口流入小城市,也不是解决农民工的生计,主要是解决城镇化的问题。在党国看来,城镇化是解决目前经济困境的出路,就是让越来越多的人走入城市,拉动消费。”

 

学者认为,当局此举是为了加快城市化,增加购买力,以挽救持续低迷的中国经济。(资料图/法新社)
学者认为,当局此举是为了加快城市化,增加购买力,以挽救持续低迷的中国经济。(资料图/法新社)

对于当局首次使用“取消限制”来调整城市户籍政策,北京大学教授陆杰华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说,这是政府顺应城镇化进入新形态的现实需要,他说:“从城镇化的趋势来说,人们还是愿意去大城市、特大城市。这是一个规律。”陆杰华认为,为劳动力和人才人为地设置壁垒,不符合城镇化快速发展、高质量发展的现实情况。

2009年开始,中国GPD增速从当年最高峰的12.2%下跌至2019年约6%,足足下跌五成。今年初以来,中国经济受进出口贸易萎缩、房地产市场萧条以及停滞性通胀等不利因素影响,引发民众不停地抱怨,比如看病贵,食品贵等。

中国当局正在尝试以各种方式,力求摆脱目前的经济困境。学者马强说,新政策看似诱人,恐怕行之无效:“这个政策没有先决条件。虽然没有纳税、买房、居住多长时间、工作多长时间等先决条件,但是这个设想最后也会落空。因为大量的农民工在城市失业以后,没有能力再回到城市,去拉动城市消费的。”

 

为了全力防范规模性企业裁员,中国国务院发文防范突发群体事件。(资料图/法新社)
为了全力防范规模性企业裁员,中国国务院发文防范突发群体事件。(资料图/法新社)

今年三月开始,中国不少大中型企业纷纷裁员。首先是互联网巨头腾讯公司,裁减200多名中层干部,裁员比例大概为10%左右,滴滴宣布裁员2000人,为总人数的15%。其次,京东被曝裁员8%,超过一万人 。

江苏网络评论人士孙涛对本台说,当局经济负担最大的,应该是国务院企事业单位,这些部门每年财政支出占总财政支出很大一部分:“他们的收入很高,估计还要加工资,我从来没有听说有公务员下岗,我也没有听说这个集团内有很多岗位撤掉,还不断成立新的部门。按道理来说,如果大批的人已经失业了或者说大批的农民工回乡了,你应该裁减不要的部门。”

面对大量的失业人口,近期中国国务院曾发出有关《意见》。其中规定打算裁员的企业,必须提前30天向工会或全体职工说明相关情况。意见还提到,要完善突发事件处置机制。各地区要第一时间处置因规模性失业引发的群体性突发事件,防止矛盾激化和事态扩大。

 

记者:乔龙 责编:胡力汉、许书婷、嘉远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