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政经一把抓加强集权

2013-12-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中国一年一度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会上对中国经济状况做总结讲话。(视频截图/YouTube)
图片:中国一年一度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会上对中国经济状况做总结讲话。(视频截图/YouTube)

中国一年一度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会上对中国经济状况做总结讲话。香港媒体报道观察到,这打破了以往由国务院总理主管经济,主持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惯例,突显中共的党政权力集中的新格局。有专家分析,中共未来政治权力正在向集中在一人之手的方向演化。

以往,中国的一年一度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多由国务院总理主持,并对中国经济的未来展望进行总结。香港《明报》星期五报道说,上周在北京闭幕的今年中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却打破了这个惯例,由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作会议总结。这再次强化了国家主席对经济工作直接领导的趋势。

报道引述中国大陆一些学者的观点说,中国目前的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经济改革已经难以单独突破,而必须有全面的改革进行配合。因此,中央主要领导加强对经济工作的领导,对更好地解决经济发展难题、推进经济健康持续发展有利。

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就此表示,习近平上台之后,尤其是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中共总书记独掌中国党政军大权的趋势越来越明显。

“习近平把党政军的大权,把内政和外交的大权,把经济和非经济事务的权力都集中在自己一个人身上。”

夏教授介绍说,世界现代政治制度有总统制和议会制两种,前者是总统统管国家所有的行政大权,总统有选民选举产生,行政权力受立法机关国会的制约,但总统权力不是由国会授权的,代表国家为美国和法国。议会制也被称为内阁制,行政首长由国会的多数派掌握,行政机构由国会授权,代表国家如英国、德国和日本。

夏教授认为,以前共产党专制体制中,行政首长委派更接近议会制或内阁制,实际最高权力完全掌握在共产党手中。目前习近平正在向接近总统制的方向,对中国政体作出较大改变。

“反应在三中全会设置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和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现在有消息说,习近平不但会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负责人,也会出掌改革领导小组。这样一来就完全颠覆了中国国家宪法规定的体制。”

中国的网络作家刘先生也持类似看法,他认为,共产党专制体制后期,都会出现类似变化,原因是党内派别太多,各种势力和部门对最高掌权者的执政构成很大阻碍,因此要通过这种方法加强中央核心的权威和权力。

“如果掌权者比较强势,他一定要想办法收紧权力,会往总统制的方向走。”

在刘先生看来,在中国大陆,这种趋势实际上从江泽民时代便已经开始。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之后,中国的国家主席一职,开始从以前的名义元首,逐渐演化成一个真正掌握实际权力的行政首脑,这种情况在习近平接班之后明显加强。

“实际上江泽民后期已经有这种倾向,当时虽然受很多制约,但已经有权力逐步扩张的倾向。现在习近平更有条件,向一种接接近总统制的结构发展。”

夏明教授评论道,在中共十八大,各派权力斗争达成的妥协并不稳定,目前的一些变化可以看成是各派权力斗争的延续。习近平通过对经济活动的直接管理,实际上削弱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实权。

“我觉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习近平在把李克强边际化,这种边际化,可能和党内派别斗争有一定的关系。”

不过,香港《明报》引述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张希贤的话说,今年习近平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作总结,主要是今年的经济工作很多超出了国务院管辖的范畴,需要中央统一部署。今后国务院工作主要在推进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方面,需要集中精力。

在中国的刘先生说,另一种看法是,习近平包揽集权的做法,实际上是对具体改革操作的保护。

“也有另一个说法,就是现在的改革都部分涉及到政治体制改革,党内压力很大。习近平想要把这些压力放到自己头上,帮助李克强和王岐山顶着,让他们能够做具体的改革操作。”

刘先生表示,中国改革步履维艰,中共高层认为,原因是各个利益团体各行其是,不愿配合,因此希望加强中央权威以推动全面改革。但他认为,以集权的方式推动全面改革其实也有很大的危险性,尤其在中国社会缺乏普遍的改革目标和价值观共识的时候,加强中央权威也有可能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