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数百复转军人省府上访 代表遭公安暴打胸椎骨折

2007-06-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广州数百复转军人到省政府外请愿遭近千警察强行带走。而维权代表谢树清被公安在派出所内暴力殴打,胸椎骨折。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广州约三百名复转军人星期三上午聚集广东省政府门口上访要求改善待遇时,被近千警察强行拉上大巴车带走。当时在场的复转军人陈先生星期四告诉本台:“ 当时很多都是抗美援朝的老同志,都在那里进行维权上访活动。来了好多警察,把这些老同志一个个隔开了,来了好几台大巴车,像清场一样,架上车的抬上车的,全部拉倒越秀体育场那里,登记好了让各街道办市区的人来接回去。挺暴力的。有一个老同志在越秀场那里晕倒了。(出动多少警察?)警察太多了,你自己算吧,我们两三百人,他们三四个对付一个,还有执勤的堵路的。(他们有没有说什么理由要这样吧你们带走呢?)说违反了治安管理条例,说我们非法聚会,我们是上访活动正当要求。我们也没堵塞交通,都靠边站在广东大厦西侧那里,自觉地站好两排,一点路都没堵。”

请愿者秩序井然,反倒是当局为了清场,封锁了省府门口的东风路约一小时,造成交通堵塞的情况。

据反映,复转军人代表侯迎中被从省府信访办门口带走非法传讯8小时。

与此同时,另一位维权代表谢树清女士前往参与请愿时,在家门口被公安堵截,带到海珠区赤岗派出所,在会议室遭公安人员暴力殴打,胸十一椎压缩性骨折,现住院治疗。星期四,谢女士接受本台采访讲述经过:“早上七点我们要去政府上访,一下到楼下已经有几十个人在等我了,那警察上来把我扭上汽车,到了派出所问话什么的,进来一个人说要开会要我们出去,我就站起来,结果就被从后面打。他打了我头我就昏了,最后是怎样发生我都不知道。醒来时候我就趴在地上起不来了,整个背和腰底部都很疼。我就问他们为什么打人?把我压来的警察说‘不用为什么’,这是第一句话,后来他就说‘还当过兵还上过前线,这么不禁打’那显然这是有预谋的。”

记者当天致电赤岗派出所讯问打人事件,警员说:“这件事我不方便说。(不方便说就是有这种事情么?)因为昨天不是我值班我不清楚。(你们这里可以随便打人么?)打人哪里都不行呀?法制社会怎么能打呢?”

据谢女士说, 她被殴打往医院拍片后,警方一度把她带回派出所继续讯问。更有医务部门尝试为警方恶行做伪证:“后来我要求去医院,八点半要求到十点半,才送我去医院检查,发现胸十一椎压缩性骨折。看到这种情况警察赶紧把病历、x光片一拿,把我带回派出所继续问话。下我三点钟带我去省的一个验伤中心,他们问谁打的,我说警察。‘哦,有点轻伤。’给他胶片看,他说我背部没有瘀青不算骨折。到了晚上他们又来了个警察了解情况,我跟他说,他打电话请示了领导,只让我去区一级的一个的骨科医院,那些医生说没什么大事。看这种情况我就要求到首诊医院,省第二人民医院来,医生一看X光片说马上住院,你这最少要躺三十天。”

复转军人们表示,将就维权代表被打起诉有关部门, 陈先生说:“经过这个事情,不是上不上访的问题了,我们首先要要求公安部门就打伤我们战友,给一个合理的解释,肯定要按照法律程序来做的。民告官会比较难,但我们这路也要走下去,没办法,我们现在是社会最底层的了。”

复转军人问题在全国各地普遍存在,这些为国家献出青春,曾经享有荣耀的军人复转后,往往成为社会的底层。在不断向国家追讨赡养不果的情况下,还遭公安殴打,营级干部谢女士非常气愤:“还打人,这太过分了嘛!你这无产阶级专政是专无产阶级的政,现在我们是弱势群体,你们手里有武器,有专政工具就来专我们的政,那和以前的国民党有什么差别,国民党在大陆的时候还不是有钱人打穷人?”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