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格拉古轶事》作者谈劳改农场23年“精神凌迟”

2007-05-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四川成都作家张先痴创作的《格拉古轶事》一书最近在美国出版。这是作者借鉴前苏联索尔仁尼琴有关政治劳改集中营的巨著《古拉格群岛》而创作的,回忆了作者本人在1957年被打成“右派”后,在劳改农场度过的23年辛酸岁月。张先痴告诉本台记者申铧,写出他们过去遭受的苦难是一个知识分子的责任。下面是申铧的采访报道。

1957年,在四川南充工作的张先痴年方23,但已经是小有名气的青年作家。由于他出身不好-他父亲是国民党将官,再加上他率直的性格得罪了上司,在当时席卷全国的“反右”运动中被打成“右派”。在劳教所里呆了三年后,由于不堪忍受肉体的刑罚和人格受侮辱,他曾一度出逃,但最终被抓回来,并以“判国投敌罪”判处有期徒刑18年。1978年他被平反出狱时已是将近五十岁的“老大爷”了。

现在回忆起在劳改农场度过的23年,张先痴感叹他们遭受到的是“精神上的凌迟”:

“特别是一个知识分子在中国的劳改营里面,实际上是在受一种精神陵迟,就是清朝时身上刮肉的那个陵迟,那种残忍。只要你说了一句真心话,就绝对是要受批判的。”

除了精神上的凌迟外,张先痴和其他政治犯还遭受了不堪忍受的肉体上的虐待和摧残:

“我受过的肉刑,简直不胜枚举,我书里面都描写过很多,比方‘假枪毙’,用绳子捆起来,周身起水疱,我曾经被捆倒在草里面,简直是非常疼痛。有时候回忆起来简直是一种不堪设想的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还有饥饿,饥饿有时需要用自己的尊严去换取一口饭。”

如此精神上和肉体上的折磨,并没有把张先痴改造成一个“共产主义战士”,相反,他却由原本相信共产主义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右派”:

“共产党把我划成右派的时候是错误的,因为那时候我的确不是右派。今天共产党对我的右派问题进行改正,也是绝对错误的,因为我已经被改造成了一个右派。”

记者:“您觉得是您在劳改营期间,您的思想起了变化。”

“我认识到了这个制度的不合理性和野蛮性。使我深深感觉到我应该成为一个右派。”

张先痴说,还在劳改农场时,他就下定决心要把这一切写出来。《格拉古轶事》写成后,他曾希望在国内出版,但是都遭到拒绝。最近这本书终于在美国由溪流出版社出版。张先痴说,取名“格拉古”是因为他认为中国的劳改农场与前苏联的“古拉格”相类似,但也有中国的特色。张先痴直言他有责任把他们这些人所遭受的苦难写出来警示后人:

“现在我们国家推行的掩盖历史,不让后人知道我们曾经有过多么深重的苦难。这是对国家不负责任的一种表现。而我一定要很诚实地把生活当中丑恶的东西揭示出来,我认为这是知识分子的一个责任。”

重庆市的蒋文扬也曾经是“右派”。他认为,张先痴把他的右派经历学出来很有意义:

“他要写出一生的遭遇,写出劳改的那些事,这对我们来说当然实很好的。”

今年是“反右”运动发起五十周年。中国政府管制下的中国媒体对那场使至少五十多万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受尽凌辱的运动闭口不谈。但是有一些当年的“右派”已经勇敢地站出来,呼吁政府、社会不要忘记过去。张先痴说,他目前还在写另一本书,把更多有关中国“古拉格”的真相揭示于众。

自由亚洲电台申铧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