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廖祖笙呼吁国际社会向他伸出救援之手

2007-11-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博讯新闻网18号发表中国作家廖祖笙致国际社会的公开信;公开信诉说了他在儿子廖梦君遭遇不测之后伸冤无门、贫病交加的绝望处境,呼吁国际社会帮助他夫妇二人离开目前的伤心地。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作家廖祖笙的独生儿子廖梦君是广东佛山市黄岐中学的学生,去年7月16日去学校领取毕业证书当天遭遇不测。

廖祖笙星期天接受电话采访时回忆说,他儿子遭到杀害后,学校当局试图把死者说成是肇事者,说什么他偷了学校的书籍和U盘被发现后试图行凶杀人:

“他们解释就是说,我孩子被学校叫去拿毕业证,讲去偷几本书,还有一个U盘,然后给老师看到了,老师把他放走,过了十分钟,孩子就拿个刀去捅他。这根本就是一派谎言,他根本想不到那几本书里面,其中有好几本书我家是早就有的,另外我家有三套的移动存储设备,根本不需要那个U盘什么东西。”

廖祖笙表示,他儿子廖梦君品学兼优,没有杀人动机:

“本来孩子对老师都是有敬畏之心,而且那个老师又跟我孩子是无冤无仇的,没教过我孩子啊。(记者:信里讲这孩子在学校表现一直很好,是吧?)一直以来,从一年级到他遇害这一年,每年都是班干部、三好学生。”

这位作家说,在他儿子遭遇不测之前,他就发现有人给他投寄大量病毒邮件、试图破坏他的名声、在孩子就学问题上刁难他:

“对我没有公开来骚扰我,只是说拼命发病毒,我就觉得很奇怪。一天会收到四、五十封病毒邮件,你一点那个邮件马上就死机了。有人好像要故意搞坏我的名声,就是把别人文章署上我的名字,发到论坛里去,然后一些稿费也莫明其妙收不到,三月份开始就有意刁难我啦。就是要把我的孩子搞成择校生,三万块钱的择校费。我在这边那个时候买房已经是六年多了,按他当地的规定,也根本就不需要念高价的嘛。”

廖祖笙表示,他和他的妻子在儿子冤死之后求告无门,现在只希望离开生命安全缺乏保障的伤心地:

“我俩夫妻被他们以变相的手段要置我们于死地,到现在已经将近500天了,我在国内别讲媒体啦,连网上论坛都不让我说话。我本身是个长期以文为生的人,那这样子他阻断我的生活来源,我想去哪里比方说上告,一出去就被他们绑架。我俩夫妻很明显意识到,在这种国情下伸不了冤,最起码能暂时离开这个伤心地,生命安全有保障。最起码是这样子。”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表示,廖梦君一案的细节有待查清,但是地方上为了打击一个被视为眼中钉的人而不择手段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像这种事情要查吧,不查的话,我们就很难说。但是,当地有时候打击一个人,他有的时候也不择手段。不择手段有的时候失手,会不会打死人呢?这个得看情况,不了解具体情况,这样估计就很难准确了,是吧?”

廖梦君同学遭到杀害后,廖祖笙夫妇迄今没有拿到被列为“机密材料”的尸检报告,律师也被禁止调阅该案卷宗。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