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民运界追忆林希翎  正直固执印象永留

洛杉矶地区的民运组织对林希翎辞世表示惋惜,多位民运人士表示,林希翎正直又固执的性格和对抗强权的坚强意志,是她留予外界最深刻的印象。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萧融洛杉矶报导
2009-09-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洛杉矶民运人士对林希翎最鲜明的记忆,是她在2007年从巴黎来到洛杉矶参加反右50周年研讨会的身影。「中国事务」网站负责人伍凡说:“我和她认识已十五、二十年,她来洛参加研讨会期间还到我家做客,她是共产党六十年来对知识分子、有才干的人采取暴政迫害最典型的一个例子。”
 
伍凡认为,林希翎前半生受苦、后半生飘零,是当局强权底下又一个被牺牲的案例。他表示:“林希翎是一个很正直的人,也是一个很固执的人,固执之处是她谴责共产党不讲道理、没有人性、没有人情,为了权力可以牺牲所有人,而她就是被牺牲的其中一人。我为她的过世感到悲哀,却也为她庆幸,因为她终于解脱,获得自由。”
 
中国社民党秘书长刘因全和草庵居士,也因为举办活动和林希翎有过数面之缘。刘因全说:“林希翎女士为了说真话,长期受到当局折磨,我做为海外异议人士,对这么一位老先生去世感到非常悲痛。”草庵居士则说:“林希翎这一代人的遭遇非常可悲,1950年代她就敢于讲真话,所以中共无法容忍,也就不予平反。回顾中共建政六十年来,很多老人当年都曾为了理想与信念而加入共产党,可是,当中共建政后,他们却发现中共所宣称的理想都是欺诈。”
 
两年前,民运团体试图通过美国司法渠道,为当年受到迫害的右派和家属寻找向中国政府求偿的可能。尽管这个构想因为诸多条件限制而作罢,但他们仍不放弃任何可为右派讨公道的机会。草庵居士表示:“我们一直希望能通过法律手段为右派份子追索赔偿,也确实遇到很多法律上的问题,比如有些人还在中国,争取经济赔偿有追诉时间限制,也需要大量人证物证,这些都是我们面临的问题。”伍凡指出:“中国有三百多万右派,还有他们的子孙后代,他们之中有的人至今仍受迫害,共产党还认这个帐吗?你看,当局为了建政六十年大肆举行歌舞表演,但共产党敢不敢把反右历史拿出来公开讨论、重新评价呢?林希翎『最后一位右派』去世了,这一道历史之门已经关上,以后我们还要替右派份子讲话,总有一天把‘右派份子’的名誉恢复。”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萧融发自洛杉矶的报导。


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我觉得运运们最大的问题是老是纠缠于文革时期的一些冤假错案,而不是面对现实和未来. 文革时期的一些问题,不是哪个人,哪个集团造成的. 与当时的大环境是密不可分的.这也是运运们现在弥茫找不到方向的原因.

2009-09-23 10:50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