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维权人士刘安军被释放

2007-06-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北京维权人士刘安军星期二凌晨四点被警察带走近20个小时被放回,但他被警察折磨受伤,他向本台讲述了警察轮流讯问他的情况,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表示,警方这次对刘安军的行动是奥运会之前打压的前奏。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据本台了解,北京维权人士刘安军在被关押了20个小时后于星期三凌晨被警察释放回家,目前,警方已派出一辆警车停在他家门口,对他进行软禁。而在他被关押的20小时里,他被七,八拨儿警察轮番审讯,并被虐待,致使头部受伤。由于刘安军是伤残人士,不能长时间坐着,在他休息时,警察就用一些方法虐待他。星期三,刘安军向本台表示;因为我骨头坏死,做椅子一会儿我需要弯一下,我在椅子上弯他不给,叫我躺在地上,我眯着的时候,他把椅子放在我脑袋上头,我一起来,把我的脑袋撞一个大包,象鸡蛋那样大一个包,流血了。

而警察的轮番审问的问题,似乎都围绕着他与海外媒体的接触,李安军说:主要是对媒体,点出来的是德国法兰克福汇报,路透社,日本共同社,问我认不认识,我说只有日本共同社不认识,剩下两家都认识,有点了大纪元,希望之声,自由亚洲,问我跟这些媒体认识以后,又把这些媒体介绍给谁,怎么介绍的,它主要的意思是,我接受采访之后,我又把这些媒体又告诉那些访民了,告诉了多少个人,全国各地有多少。

刘安军表示,他感觉到当局想给他任意加一个罪名来惩罚他,但是,由于刘安军被抓后,引起了海外媒体及北京维权人士,甚至一批知识分子的关注,因此,警察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把他释放。刘安军说,北京的国外媒体有一百多家直接给公安打电话向他提出抗议。“为什么中国已经规定了从零七年一月一日开始为了奥运可以公开采访,你们为什么打击”。

记者;你怎么知道有一百多家?

刘安军:是他们自己说的。他们说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国保大队,宣武区公安局,白纸坊派出所,电话一天都打爆了,他说,国外媒体到北京市公安局去了二十多家,还有北京的各界人士到白纸坊派出所,包括,中国社科院的,北京大学的,清华大学的,法学界的,还有知名的民运认识,民主人士等,去了四五拨。

身体伤残的刘安军是因拆迁而上访的访民,因为积极维权并协助其他访民而被当局打压,曾被判入狱两年。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对本台表示,奥运会正在倒数,刘安军与访民关系密切,而访民被官方定为社会的不稳定因素,因此,抓捕刘安军可以说给他一个警告,起到震慑一片的作用。

胡佳说;刘安军从狱中出来后一直没有沉默,他不仅自己的事在申诉,在要求公正解决,而且,凭借他在上访中的联系,给许多人提供了帮助,他与使馆的官员,媒体的记者都有联系,他提供很多的线索给朋友们,作为奥运会清场的一部分打击一下刘安军,给他一些威胁,在奥运会之前,当局除了软的就是硬的,软的就是安抚,拉拢,给好处,平定一下社会的不稳定因素,硬的就是打击,用打击来震慑一片。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