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老人刘凤池举殡前夕 当局监控亲朋干预悼念

2007-08-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在北京拆迁户中享有很高声望的崇文区刘凤池老人举殡前夕,家属被要求不准在外面举行追悼仪式,很多打算前往的被拆迁户和维权人士遭警告甚至软禁。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liufengchi1-200.jpg
图片:刘凤池家外拆迁维权人士致送的花圈(志愿者拍摄授权本台发表)

北京崇文区被拆迁户刘凤池老人上周在医院病逝。本周以来,很多被拆迁者和维权人士到他被拆得所剩无几的家中悼念,更准备参加星期五的出殡追悼仪式。令当局大为紧张,他的家人星期四就收到了有关当局的劝诫,更有可能星期五不准他们出门。他的妻子李秀云当天对本台说:“我们的朋友,想来参加葬礼的人,也就说他们认为有危险的人,都被看起来了,我们门口有警车正在盯着。而且老头的单位也来找我,他们很紧张,说网上都嚷嚷透了,有人要借刘凤池的这个要闹事,你不能给人利用了如何如何。我说我送我的丈夫走,别人与我没关系,别人闹事你找警察去,如果你认为我闹事就把我也绑走,我就不葬他了!谈到这,什么结果都没有,好几个小时。就是说。。。你明天要被。。有人最后才说的,你能不能换个方式葬,别举着花圈这么走,我说我用我的方式送老头走,但是他们怎么说都不同意,很难。”

据了解,星期五举殡仪式原计划由刘家出发,带着花圈到同仁医院进行遗体告别,再送遗体往火葬场火化。其后希望能在东单公园举行一个简单的追悼会。与刘家相熟的被拆迁户李先生,星期四就被国保找上门了,他告诉记者:“他今天跟我谈了一整天,就谈这个问题,明天你不准去,明天你不要在场,明天你最好在家呆着。而这明天要来的人很多,包括东城、西城、海淀、朝阳、崇文、宣武的,包括很多外地的,明天都要赶来。而且刘凤池他们家没有发出任何邀请,没有在网上公布任何的事,别人知道这个消息以后非要赶来不可。因为刘老先生在这场拆迁浩劫中,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无论在正义上,还是整个拆迁过程中,他是以小搏大,人家做到了。”

liufengchi2--200.jpg
图片:院子里简易的灵堂,刘凤池的遗照。(志愿者拍摄授权本台发表)

星期三曾前往刘凤池家悼念的拆迁维权人士叶国强也于当天被要求不准参加星期五的悼念活动,他星期三对记者说:“今天回来以后,北京维权人士和上访群众都分别被当地派出所看起来了。像我,一到家派出所就来电话,说不让去,而且分局的治安处和国保特意又来了一次,因为星期五准备发丧,就是说不让大家去了。”

据了解维权人士华惠棋、周莉等人也因相同原因遭警告甚至软禁。

终年80 岁的刘凤池,是北京崇文区文化馆离休干部,曾参加抗美援朝。他的父亲上世纪初买下了崇文区磁器口的一百多间房产,解放后成了经租房,刘凤池一家住在其中几间。几年前当局将这块地卖给了房地产开发商,五年以来,这位老人不断起诉、上访、甚至躺在铲土机前保卫私有财产,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liufengchi3-200.jpg
图片:维权老人刘凤池致死捍卫的家园(志愿者拍摄授权本台发表)

为何当局对这位老人的悼念活动如此敏感和兴师动众呢?

李先生认为由于近期一些关于拆迁的法例面临更替,使得这些被强行拆迁不断控诉的人群现阶段对当局来说尤其敏感:“ 拆迁和房屋问题现在已经是很关键时刻了,前两天国务院和人大常委会不是废除了二十四条法例么?其中有一条就是拆迁法,牵扯到强拆老百姓的那个东西废除了,过渡期间要有一个新的法规。然后马上要出台一个房屋法,与物权法相衔接,就是说解释物权法。所以说这一段时间是一个最乱的时候,他们也很害怕,因为做贼心虚呀!”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