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局重兵把守阻止悼念 刘凤池葬礼取消 (带录像)

2007-08-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在当局出动大量警察阻挠下,北京拆迁户刘凤池老人星期五的举殡及追悼仪式被迫取消。家属和前往悼念者谴责当局做法。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北京被拆迁户刘凤池老人的举殡和追悼仪式原定于周五举行,然而,当天一早,当局出动了十多辆警车,以及数以百计的制服和便衣警察,在刘凤池位于崇文区瓷器口的住所附近拉上了警戒线。志愿者将现场照片发给了本台。大量前往悼念的朋友 被拦阻在门外。而家属原打算由家中出发,举着花圈往同仁医院向遗体告别,也遭当局的阻止。家属最终决定取消当天出殡和葬礼。(请看下面录像)

当局出动十多辆警车以及数以百计的制服 和便衣警察, 在刘凤池住所附近警戒。 志愿者将现场录像发给本台

刘凤池的妻子李秀云星期五对记者说:“他们可能紧张这花圈了,说不允许,要把花圈都装到车上,人也上车,把你送到那边,我没答应。没法办了,门口警察多得不得了,老百姓也特别多,一大溜的警车好多警察,这种情况送人走很难受的,所以临时决定不走了。他说那你什么时候走呀!我说那是我的事情。我什么时候认为合适就什么时候送走。”

被拦阻在刘家门外的前往悼念者,有众多的经租房主和被拆迁户,其中扬靖对记者说:“派出上百的警察把守着,所有参加悼念的人都不给进去。我们一百多人都被拦在门口了。问什么理由,他也不解释,就说我们是执行任务,我问这是什么任务 呀!这是非人性化的。他们也不讲。有人被拦着不让进去产生言语冲突, 警察就都把架到一边去了。”

“这几年为了拆迁,警察二十四小时看着,那么看着,到现在[人]都走了,还警察成群结队的,难受,很难受的。”

还有外地在北京上访的被拆迁户也专门前来向刘凤池老人致意。一位湖北的被拆迁户对记者说:“警察全部戒严了,不让人进去,都拉着警戒线。多少警察呀!车子都几十辆。我是湖北在北京的,今天很多人过去,各地的都有,因为都是维权人,我们都敬佩他。因为都是对这些腐败分子不满嘛! ”

另外一些北京的维权人士像叶国强、齐志勇等人都被软禁在家中,防止他们前往刘凤池家。

上周六在医院病逝,终年80 岁的刘凤池,是北京崇文区文化馆离休干部,曾参加抗美援朝。他的父亲上世纪初买下了崇文区磁器口的一百多间房产,解放后成了经租房,刘凤池一家住在其中几间。几年前当局将这块地卖给了房地产开发商,五年 以来,这位老人不断起诉、上访、甚至躺在铲土机前保卫私有财产,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liufengchi-150.jpg
图片:刘凤池家外街的警车和人群 (志愿者远处偷拍)

妻子李秀云说,刘凤池这么多年来一直被警察看着,想不到临走还要这样对待他,这令家属心里非常难过:“这几年为了拆迁,警察二十四小时看着,那么看着,到现在都走了,还警察成群结队的,难受,很难受的。就是这么个情形,就是说没想到他们会到这个程度,草木皆兵的,我不知道哪儿出事了。”

有分析认为当局这次干扰对这位老人的悼念仪式,是怕酿成群体性事件,影响17大召开前的气氛。星期五北京电视新闻第一条就是市长王岐山出席迎接十七大专门会议,强调稳定第一。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