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改革第一难题是破除既得利益集团

2007-06-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6月28号出版的中国经济时报刊登贾品荣的文章说,中国改革第一难题是破除既得利益集团。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贾品荣的文章说,既得利益集团是人民的害虫,具有五大危害:第一危害:既得利益集团不顾或者放弃全局及国家利益。第二危害:导致社会不公,影响社会的稳定。旅美经济学家何清涟说,中国的所谓既得利益集团实际上就是官商勾结,它是滋生腐败的根源,就拿房地产开发来说,众多拆迁户赔偿不公问题就是既得利益集团从中牟取暴利:

“从90年代后期到现在大概11年左右,中国在城市拆迁近400万户,准确数字到前年为止是380万。虽然其中99%觉得很不公平,但是因为他们没有精力,没有耐力与拆迁公司对抗,因为拆迁公司背后都是有当地政府支持的,而且会使用很多黑社会手段,甚至还有军方力量的介入。”

贾品荣的文章说,第三危害:既得利益集团攫取了部分社会主宰权。第四危害:既得利益集团还取得了越来越多的话语权。以房地产商为例,他们用钱取得了越来越多的话语权。通过收买个别媒体,更是肆无忌弹地从消费者手中抢钱,广告说有金桥碧水,入住后发现是一条臭水沟;甚至把公摊给大家的面积又转手卖了钱。何清裢说,许多拆迁户不仅成为官商勾结的牺牲品,而且还被剥夺了话语权,因为中国的各种媒体都是由各级政府严密控制:

“改革开放以来改变了一下政策,就是把原来的私房划回去,就是部分统战对象,尤其是那些共产党急需和他们讲和的那些人,利用他们在海外做工作的那些高级统战对象,他们的私房发还的特别快。但是有一个后遗症,就是中国的土地管理法宣布‘城市所有土地都归国家所有’,也就是说这些私产虽然发还了,最多就是上面的建筑物,但土地使用权不归这些私产拥有者,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为以后政府介入拆迁开辟了一条很广阔的制度通道。”

何清涟说,由于土地产权不清,中国农村及城市拆迁户的赔偿费没有一个公平的标准,

“补偿标准根据什么决定?大量事实证明评估公司基本上是和房地产开发商相互勾结的,所以他们做出的评估永远是对开发商有利。”

何清涟认为,要解决拆迁问题首先必须把地方政府的利益和房地产开发切断开来。北京天则研究所的经济学家茅于轼则认为,中国各级政府不会放弃土地所有权,因此,房地产开发一定要公开招标,公平竞争,决不能继续让领导来批条子,

“前段时间土地出了很多问题。像上海的周正毅案,很多人都是在这里头出问题的。因为土地很值钱,还且现在是国有的,政府领导人一批就可以批出很多地来。”

贾品荣文章指出的第五危害是,只要既得利益集团长期强大,民生问题很难解决。在今后5年或者更长一段时间,民众如何分享发展和改革的成果,是面临的主要问题。如果任由既得利益集团发展,收入分配、劳动就业、疾病医疗、养老保险、最低生活保障等领域就很难突破。因为既得利益集团追求的是少数人独享改革发展成果。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