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怀安县农民卖血供子女上学

2007-06-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河北怀安县一些农民为供子女上学,不得不卖血为生。关注血液安全的人士注意到,类似情况在全国许多地方都有,非法血站屡禁不止,给艾滋病传播带来隐患。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的采访报道。

河北省贫困县怀安县上王庄,刘家口村等地,30来户有孩子上学的人家中,多数家长都卖过血浆,每次卖血收入大概100元人民币。该县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星期二表示,他听说最近该县教育局长已被撤职,因为媒体曝光该县教育部门没有落实好对贫困生的“两免一补”政策,农民为孩子上学承担的负担仍然很重:

中国媒体披露说,河北怀安县农民因为收入不够孩子学费,4,5年前就开始卖血了,频繁的每3天就卖一次,而国家规定每两次卖血之间必须间隔14天。最开始他们要到50公里外的山西去卖血,去年怀安县也开了一家血站,经媒体曝光后这个血站已被关闭。中国血液安全网创办人孙亚先生说,这种非法采血活动屡禁不止:

“过去这个现象在河南是比较普遍的。后来95年大量鲜血导致了包括艾滋病,丙肝,乙肝流行率非常高。国家基本上取缔了这些血站。他们也不敢在河南继续采血了。然后跑到别的省份去了。已经报到的有广东,湖南,贵州,广西。这都是07年的事情。他们的血液制品还要生产,还要有来源,当然现在可能是对艾滋病和丙肝,乙肝的检测估计上来了,但是还存在过量采血或者是跨地区采血,这都是违法的。”

河北这些卖血的农民透露,他们卖血时,医生把血浆提走之后,会把血再输回到他们体内。孙亚先生说,八九十年代,正是这种方式导致艾滋病在河南卖血农民之间的传播:

"以前河南就是这样,因为它血浆剔除以后,红血球没法处理,最初就是扔了,后来又回输给农民,还能少给农民一点钱获得超额利润,所以又回输,这个中间没有消毒,甚至血浆都是渗在一起的,也没有检测,这就造成河南大面积献血人的感染。"

在孙亚先生看来,简单地关闭非法血站,并不能解决问题:

“非法取血,卖血的都是一些非法血站,实际上地方血站采血,血液卖给谁了?卖给了医院,卖给了生物药厂,这些都是国家合法的,一个合法机构向非法机构采血,把非法机构关了,这个问题就解决了吗?没有,整个利益链,整个产品链还在那里。”

孙亚先生认为,血液安全涉及很多方面,政府应该加强管理:

“当然这个问题比较复杂,比如举个例子,北京一直闹血荒,因为医疗机构用血,它的医疗能力是为全国人民准备的,但是如果按照我们现在的义务献血法都由北京市民来献血,那他必然承受不起,不愿意献。就有大量的冒名顶替现象,实际上他说是无偿献血,但有的单位给很高的补助。大家都不愿意去献血,有些人又可能很穷,需要钱,这样就方方面面。整个利益链形成了一个弊环,于是就形成了大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冒名顶替等现象,实际上根据我们国家已有的相关法律,这些现象是不应该存在的。但有些人就是为了利益置法条文不顾,但政府管理肯定是最主要的,所以生物制药公司都是国家非常正规严格管理的,就不应该有这些违规的动作。国家每一年都有各项检查,说实在的都是走过场。不然怎么会查出这些东西。 ”

孙亚先生是河南郑州人,他的儿子2003年被确诊感染艾滋病毒,当时才6岁。孙亚怀疑儿子是2002年在北京某家医院看病时输血感染。

以上是本台记者安培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