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勒令关闭民工子弟学校

2006-08-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北京市有数以百万计的民工,不少人把孩子从老家带到北京一起生活。为了让孩子们读上书,民工子弟学校应运而生,解决了大批孩子就读的需要。北京市政府近来以这些学校没有办学许可证为理由,勒令全部关闭。学生家长和学校强烈反对。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燕明的报导。

Migrant_kids_200.jpg
安徽一间为外出打工的民工子女开办的寄宿学校内的学生。法新社照片

石景山区卫门口村六所民办学校八月十五日接到停办通知。八月廿九日,星期二的一大早,几十名公安、城管人员开进其中一家“树仁学校”。该校老师星期三告诉记者:

老师:我办一个学校,(政府)要封你的门,然后来了几十个人,开着多辆车,我说你想我关学校也太急了一点吧,卖淫嫖娼的那么多,要关也不是一下子的事。我要一步一步来。他们根本不和你讲道理,就是要我要限制你,你要怎么怎么样。我办学这么多年,给国家解决了那么多孩子上学的问题,结果是罪人一个。然后有些记者对着我拍照,我特别反感。那一刻起,我的心彻底地凉了。

包括树仁学校在内,卫门口村估计有四千多学生面临失学。而该村科阳学校的周校长和一千多名学生则要求保留,他们在八月廿三把一封联名信递交给石景山区教育委员会,要求解决了上学的问题后再作处置。学校师生及家长星期三上午还召开家长会并向有关部门申诉。周校长说:

周校长:我说停办可以,但孩子们上学怎么办,区政府说行,可以分流,但现在分流也存在一定困难,一天半天也解决不了问题。但他只是口头上说说也没有具体操作说哪些学生去哪里。他现在的意思是我自己把门关了,让学生自已找学校。我要关但学生家长不干。

记者:你廿三日把联名信送到区教委后他有回应吗?

周校长:没啥回应。

记者:现在学校关了吗?

周校长:现在我感觉政府采取一些卑鄙的手段。我也不敢关因为有些家长说话很难听。我让政府关,政府也不敢关,他逼着大队关,买了锁叫大队把大门给锁了,我们学生还在里面上课呢。没办法,我们让学生从小门进出。

记者:现在还在上学\x{5570}?

周校长:没办法,现在开学了不上课怎么办。

来自安徽肥东长宁桥的一位家长星期三对本台表示:

家长:家长的要求很想这个学坚持保持下去,我们的孩子也愿意在这个呆下去,这个学校的老师对我们学生非常好。

一直关注在京打工子弟教育生活状况的北京爱知行的赵莉女士星期三对本台表示,政府强行关闭民办学校动机不明,但可以肯定的是有没有办学许可证只是一个借口。她举例说:

赵莉:我前几天去了一所新建的学校。它是有正儿八经的许可证,可是那学校的房屋全是简易房。规定的民办学校必须有两百米的跑道,可是这个学校的操场根本没有跑道,全部是黄土地,根本没有卫生许可证,可是也拿到民办许可证。据我了解,那个学校的校长,教务长全是它们那个镇教委退休的教育局退休的官员,招聘的。它们是由区委镇委投资的学校。拿到民办许可证,但收费还很高,当时许多家长去问为什么比他们原来打工子弟学校高很多,高三百块,(这些学生)是从原打工子弟学校分流到那个学校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燕明的报导。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