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称农村群体事件下降 观察者有不同看法

2007-01-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中国官员表示,2006年中国农业投资上升,而群体性事件则明显比2005年下降。但一些观察者不同意北京官方的说法,认为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我可以毫不迟疑地告诉你,只可能增加根本不可能减少。

和以往一样,2007年中共中央国务院的一号文件,同样是关于中国的三农问题。新华社报道说,今年中国的一号文件于星期一正式发出。而在星期二,国务院新闻办举行了相关的新闻发布会,中共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陈锡文在会上表示,2006年中国中央政府对农村的直接投资增加了四百二十亿人民币,而2007年增加的幅度会更大。

他表示,这是中国政府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努力之一。另一方面陈锡文透露,去年中国农村发生的群体性事件数量为两万三千起,比前一年下降超过百分之十。

然而,四川天网人权事务中心的负责人黄琦表示,去年,中国农村的群体性事件不可能减少,只可能增加。

“我可以毫不迟疑地告诉你,只可能增加根本不可能减少。这就象中国大陆的民间维权事件远远超过去年,而且现在民间维权当然也出现了一些特别火爆的现象。这也是当局所惧怕的。所以出台了一系列政策。”

黄琦表示,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城市化进程加快,缺乏所有权保障的农村居民权益被侵害的情况非常普遍,而且他估计,未来数年,类似的情况可能会越来越严重。

“趋势会越来越严重,而且有可能对现政权 有危机,套用一句以前的话,有可能会是埋葬这个政权的最大诱因。”

黄琦认为,由于北京把群体性事件,和谐社会等内容作为考察地方政绩的标准,因此许多的案件都被地方政府隐瞒。

“地方政府瞒报是常见的。举例来说,考虑到我们是在维权运动当中,天网是起了一个桥梁作用,所以他们采取种种卑鄙的手段来压制当地民间维权运动,不被中央高层或外界世界知道。”

美国爵硕大学管理学教授谢田表示,他搜集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农民权益受侵害而作出抗争的数据比前年更多,而官方得到相反的数据结果一点不奇怪,因为中国缺乏行政体制之外的信息渠道,结果必然导致政府决策层获得的资讯扭曲。

“原因很简单,到创建和谐世界的时候就会找借口,跟乌纱帽联系起来,就会瞒着不报。”

谢田认为,这种信息的扭曲在中国越来越严重,可能成为中国社会稳定的最大的危险。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