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访民上访到市人大,官员表明市人大没有任何权力

2007-12-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四川成都维权访民唐德英和李廷惠日前到市人大上访,要求维护自身权益。但市人大官员拒绝接受她们的投诉,并表明,成都市人民代表大会没有任何权力,解决不了她们权益受到侵害的问题。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含青的采访报道。

据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的消息,星期一上午,成都的维权母亲唐德英和农民代表李廷惠女士两位老人摆脱诸多便衣警察的跟踪,来到成都市人大上访,但市人大的接待员拒绝接收她们的上访材料和四川省人大的介绍信,并称根据国家法律,人大一点权力都没有,上告的问题人大管不了。农民代表李廷惠女士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

“今天到了市人大,但是接待员说‘我们人大管不了,这不关我们人大的事。’我就问他,人大是全国最高机构,为什么你们不管?你们是我们人民的代表,我说你在这儿,牌子挂起,不接待我们,我们的材料他也不收。他说你把大法翻来看,不管我们人大的事。”

今年60多岁的李廷惠说,从1998年至今,他们一直要求解决土地被占和拆迁问题,但他们告状告了10年,李廷惠还为此被关押过一年,问题至今仍然得不到解决,李廷惠说:

“原来土地以租代征,我去反映了以后就遭到了他们的报复,关了我一年。放出来以后,我不服,要求我们房子的产权,他们没有按政策赔偿给我们。98年的几千亩土地,至今到处去要求、上访,要求查处下面的贪官,却无人过问。我到国土局、到处去告状,这些遗留问题一个也没有得到解决。还说不让我去告,否则要把我的腿打断。他们是拿着枪来的,欺负我这个老太婆,我一生气就住院了。”

李廷惠说,公安除了派人长期跟踪和监视她们之外,有关部门的官员还威胁她们说,如果继续上告的话,以后她们的孙子评三好生、上大学等都会受影响:

“现在都有人跟踪我们,24小时把我们监控起来。我准备到北京去告状,他们威胁我说‘你的孙子上大学、参军、评三好生,我们都不会给你手续、不给你盖章。’”

今年70多岁的唐德英女士多年来一直要求为死去的儿子平反和得到赔偿。唐德英的儿子在1989年六四镇压期间在成都天府广场被逮捕,之后在审讯期间因不肯写悔过书,被公安人员活活打死。2000年,虽然有关方面以困难补助的形式给了她7万元赔偿金,但按照现在国家补偿的有关规定,赔偿应在65万元左右。为此,唐德英说,她一直在上告,但有关给予为保乌纱帽,什么问题都不给解决:

“我说要解决问题,为啥不解决问题?他说解决不了。我说我犯了啥法,你要给我说出来。他说要保他的乌纱帽。我说我要我的合法权益,我说都半年了,什么都没解决。”

唐德英呼吁她的合法权益能够得到保障:

“我现在呼吁我没有人权,现在共产党的政策那么好,但是到了下面全部就变了样。我希望给我们这些上访的冤民一个人权。”

李廷惠表示,她希望告知国家领导人胡锦涛和温家宝,老百姓在下面受苦受难、权益得不到保障的实情,她接着说:

“我们老百姓要人权,要我们的合法权益。国家的法规我们老百姓应该得到的就要求得到。中央三令五申要求解决失地农民的切身利益。希望你给我们呼吁一下,我要求明镜高悬、明察秋毫,还我公道,还我们老百姓的人身权利。”

最后,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负责人黄琦说,两位老人维权的艰辛历程,暴露出中国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在中国现行政治体制内的尴尬地位:

“主要的权力掌握在党政机关里面,所以,人大往往被人称为橡皮图章和二类权力机关。我们希望能够改变这些状况,希望人大能够真正行使国家最高权力局机关的权力,能够保护老百姓的利益。”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含青的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