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顺利被正式逮捕 肝病严重不许就医吃药

2013-10-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各地访民在外交部门前发起寻找曹顺利活动(博讯网)
图片:各地访民在外交部门前发起寻找曹顺利活动(博讯网)

北京维权人士曹顺利被以“寻衅滋事罪”正式逮捕。曹顺利的代理律师王宇星期三在北京朝阳区看守所会见了曹顺利,得知身患严重肝病的曹顺利在看守所无法就医吃药。

10月30日下午,北京律师王宇在朝阳区看守所会见了关押在那里的维权人士曹顺利。王宇星期四晚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采访时透露,曹顺利本来患有肝腹水,9月份没有被拘捕之前,本来应该住院治疗肝病。9月14号,曹顺利准备前往瑞士,一个是希望到日内瓦参加人权方面的培训,另外也希望能在那里看病检查。王宇会见曹顺利时得知,曹顺利被关押一个多月来,看守所不允许她看病吃药:

“(看守所)没有医生给她看病,也没有给她吃药。她要出国时旅行箱里带了药,但是(看守所)不给她吃。她病情严重,非常消瘦。本来我打算给她照相,但是她觉得自己太憔悴了,她担心照了以后家人会担心她,所以她没让我照。”

王宇律师说,曹顺利的情况符合中国《刑事诉讼法》嫌疑人取保候审的条件。王宇表示,她星期四到朝阳公安分局,希望会见曹顺利一案的办案人员,并为曹顺利申请取保候审。但是对方说“负责人不在”,让王宇感到对方是在找借口。王宇透露,一两天之内,她将通过邮递的方式将曹顺利的保外就医申请寄给朝阳公安分局。

今年50岁的曹顺利9月14号在首都机场准备出境前往瑞士参加一个人权培训班时,被警方带走问话,一连几个星期呈“失踪”状态,家人和朋友都不知道她在哪里。直到10月下旬,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证实,曹顺利9月14号被送到该看守所,罪名是“非法集会”。10月21日,曹顺利被正式逮捕,涉嫌的罪名又被改为“寻衅滋事罪”。王宇女士说,这样的罪名根本不成立:

“当时她是在机场过(海)关的过程中,没有犯罪行为。”

曹顺利拥有北京大学法学硕士学位。近年来,她在与访民一起参加维权活动的过程中,曾两次被劳教,属于长期遭官方监视的维权人士。近一两年,曹顺利与其他访民和维权人士一起到中国外交部前呼吁,要求政府把访民等弱势群体状况写进国家人权报告。王宇透露,曹顺利本人认为,她这次就是因为参与在外交部前的维权呼吁活动而受打压被捕的。在王宇律师看来,曹顺利在外交部前的呼吁行动并不构成“寻衅滋事罪”:

“她在外交部前的一些行动根据我国宪法,是公民的正常行为,不应该因此受到关押。”

10月30号,王宇在北京朝阳区看守所会见曹顺利的同时,恰巧北京的另一个律师梁小军也在那里会见其他的当事人。梁小军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他看到王宇和曹顺利后,与他们打了招呼。梁小军表示,他看到的曹顺利精神状态不是太好:

“王宇在会见她,我看到她,她很瘦,精神状态比较憔悴。”

北京曾因强制拆迁问题上访的刘晓芳曾与曹顺利一起参与在中国外交部前的呼吁行动。刘晓芳星期四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采访时透露,曹顺利早年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国家人事部工作,后来因为与领导有矛盾而失去工作,无法享受社会保障,曹顺利因此走上上访、关注中国整体人权状况的道路。刘晓芳说,被捕之前,曹顺利与很多访民、维权人士一起,多次向政府多个部门提出申请,要求政府公布国家人权报告的编写情况,并要求把访民群体权益受侵害的情况写进国家人权报告。刘晓芳也认为,曹顺利就是因为参与这些活动而遭到官方的打压:

“首当其中就是这个原因。在机场给带走,是毫无道理的,更证明中国是没有人权的。”

刘晓芳说,曹顺利是单身,她的父亲、哥哥、姐姐等家人不便接受国际媒体采访。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