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前夕,人权人士刘家财被“旅游”

2020-06-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湖北维权人士刘家财(刘家财独家提供)
湖北维权人士刘家财(刘家财独家提供)
Photo: RFA

曾被判刑五年的湖北宜昌的人权活动家刘家财2020年6月3日被宜昌国保从暂住地带走,目前下落不明。他曾在“厦门聚会”之后四处流亡,其他的聚会当事人如今被监视居住长达半年,律师会见无一批准。

刘家财的妻子王玉兰告诉本台,“六四”三十一周年临近时,刘家财被宜昌国保带去外地“旅游”了,他们表示将会在6月11日带刘家财回来。她和刘家财通过电话,对方暂时安全。

本台联系了刘家财的多位友人,外界普遍猜测刘家财是因去年12月13日参与了“厦门聚会”被中国当局清算。山东警方为此成立的“12·13”专案组已经抓捕了丁家喜、戴震亚、张忠顺、李英俊等律师和维权人士,他们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并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且不得与辩护律师见面。

刘家财去年年底以来一直不得归家,在外躲藏,王玉兰最后一次见到他还是在12月。但他并未停止发声,持续关注新冠疫情等社会议题,并发布了《我在我的祖国流浪》等系列文章和评论,阐述自己对中国公民社会的理解和参与。刘家财消失之后,推特账号也被清空。

 

湖北异见人士刘家财(图)向本台证实,自己因参与“厦门聚会”被当局调查而正在逃亡。(刘家财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湖北异见人士刘家财(图)向本台证实,自己因参与“厦门聚会”被当局调查而正在逃亡。(刘家财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Photo: RFA

 

心系公民社会,被迫在祖国流浪

刘的友人、武汉公民李勇表示,“厦门聚会”以来,朋友都劝他要低调行事,他这半年也没有过激言论,这次也可能是“六四”的维稳需要,

“六四是他们每年的例行公事。他是新公民运动的践行者,一个嫉恶如仇的人,对自由民主宪政怀有满腔热情。他的执着和勇气比我要强大得多。”

刘的另一位朋友、异议作家黎学文告诉本台,“他选择逃亡可能是因为丁家喜出事的时候,他不想做伪证、做污点证人。他不想落到当局的手中,让当局给丁家喜定罪。他太太过着比较清贫的生活,借此机会也呼吁大家关注一下他太太。她也是一个非常朴实善良、坚韧顽强的女性。”

王玉兰目前靠着一家名为“加财加喜”的三峡土特产微店艰难营生,她期盼着刘家财尽早归家,帮忙做直播、打理商店,一家人平安过日子。

外界尚不清楚12月13日的厦门聚会到底有多少人参与、大家谈论了什么。此前,刘家财曾因煽颠罪两次入狱,2018年底刚刚出狱。

1998年—2000年,刘家财因发起和组建独立工会,领导葛洲坝集团教育经费维权和反腐运动,于2001年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管制2年;2013年8月2日,他再次因参与新公民运动以及同城聚餐活动, 被以“煽动颠覆政权罪”判刑五年。

在看守所和监狱里,他受到侮辱、体罚和酷刑,患上慢性病,腰椎、膝关节和两侧髋骨的疼痛至今仍折磨着他,每晚疼痛得难以入睡。

刘家财在自叙文章中写道,出狱以来,日常的喝茶、传唤、旅游、软禁让他苦不堪言:作为基督徒,在家里办查经班屡屡受阻;为了谋生,合伙开办私人会所及宜昌抗战、慰安妇纪念馆亦遭阻挠;去东莞参加商学院培训,却被强制带到重庆;做个贩夫走卒,去外地推销宜昌土特产品又被从福州强制带回。

即使处在如履薄冰的恐惧中,刘家财也不忘公民理想。他写道,“我不坚强也不勇敢,我不愿再次被投进牢笼遭受凌辱、摧残、求死不能的迫害,只能被迫远走他乡,过着流浪的生活。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只想做一个贩夫走卒,我只想做一个公民。我非常的渴望,渴望‘让自由在我们这一代实现’。”

 

 

厦门聚会当事人下落不明,中国搪塞联合国

6月8日,戴振亚的妻子林燕萍收到了烟台警方不予会见律师以及取保候审的通知书,理由是“会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秘密”、“戴振亚有可能毁灭、伪造证据,与其他同宗犯罪嫌疑人串供”。

六个多月以来,像所有“厦门聚会”当事人的家属一样,她不知道丈夫被关在何方、是何罪名、人身安全是否得到保障。

“包括‘厦门聚会’,都是大家的猜测。正式的警方通知都没有,没有告诉我们,为什么抓他,犯了什么事?(警方)都说,以后就会告诉你,现在还不是时候。”

 

6月2日,戴振亚的律师会见当事人以及取保候审的申请被烟台公安拒绝(林燕萍提供)
6月2日,戴振亚的律师会见当事人以及取保候审的申请被烟台公安拒绝(林燕萍提供)

 

今年三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独立专家团致函中国政府要求澄清案件细节,信函指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没有司法监督和正式指控,相当于隔离(incommunicado)、拘留或单独监禁,这侵犯了每个人均不得被任意剥夺自由的权利,也侵犯了他们立即向法庭质疑拘留合法性的权利;由于无法会见律师或家属,当事人面临酷刑风险。

中国政府发布了一条百余字回复,“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三人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依法审查,目前案件正在办理之中。期间,公安机关依法保障了上述人员的合法权利。”

 

中国政府就厦门聚会案件简要回复联合国的七条质询(Public Domain)
中国政府就厦门聚会案件简要回复联合国的七条质询(Public Domain)

 

丁家喜的妻子罗胜春告诉本台,中国的回复就是赤裸裸的谎言:“没有一样权利得到任何保障:律师会见权、家属通信权,也不给律师基本犯罪事实,完全就是任意羁押。他们跟我们家属说谎毫不脸红,没有一个家属收到法律通知书。”

罗胜春在努力寻求国际援助并会见美国官员。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的主席麦高文(James McGovern)曾答应就此举行听证会,但因疫情暂时搁置。她也向烟台公安局、检察院、省检察院、省公安厅、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等单位的局长、部长、检察长寄送了举报信。接下来,她将密切关注6月26日这个关键日期:

“下一步的进展,就是要看‘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六个月期满之后,他们按不按照中国法律移送看守所,或者提起逮捕,或者给家属正规通知书,告诉我们他们做了什么。按照法律,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最长六个月。”

罗胜春强调,所有的普通人都知道,违法的不是这群被抓起来的人,违法的是公权力,其所作所为都不符合现行的中国法律,更别说国际法和国际公约。她将不懈地向国际社会投诉,增加律师力量,直到丁家喜重获自由。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