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一代看“六四”屠夫李鹏之死

2019-07-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千夫所指——洛杉矶民运人士在六四纪念碑下的邓小平李鹏跪像前庆祝李鹏之死(郑存柱提供)
千夫所指——洛杉矶民运人士在六四纪念碑下的邓小平李鹏跪像前庆祝李鹏之死(郑存柱提供)
Photo: RFA

被称为“六四”屠夫的李鹏死了。中共的公告说他“永垂不朽”,那么经历过89“六四”屠杀的学生们,对李鹏之死又怎么看呢?

旅居旧金山的封从德,是“六四”屠杀后,遭到中国政府通缉的21名天安门广场学生领袖之一。流亡海外后,他建立了《六四档案》,和撰写《六四日记——广场上的共和国》一书,记下了天安门广场上学生们的悲壮,也记下了邓小平、李鹏等“六四”屠夫的罪恶。对于李鹏是否“永垂不朽”,封从德说:“人有‘三不朽’:立功、立德、立言。李鹏是倒过来的:他的‘功’是罪。人的一生是很短暂的,留在历史上的定位,是根据他生前的作为来评判。现在李鹏死了,可以盖棺定论:他是‘六四’屠杀的第二大元凶,是建三峡大坝的第一大元凶。”

 

 

前89民运学生领袖封从德(RFA资料图)
前89民运学生领袖封从德(RFA资料图)

封从德指出:李鹏的罪恶其实是中共的罪恶,“李鹏的罪恶是中共的极权专制体制造成的,他不光是一个人,是古今中外最大的邪教犯罪集团所做的,当然李鹏个人是在积极的犯罪,中国人民不会饶过他们。有一天会把毛泽东的尸体从天安门广场上拖出来鞭尸,李鹏我们来看,他要是尸体留下来也会被鞭尸,至少他会在史书记载上被鞭尸。”

前北京学生,在“六四”屠杀中为了救一位女同学、被解放军坦克辗断双腿的方政表示,对李鹏之死,他是又高兴、又难过。方政说:“高兴的是他终于死了,难过的是,他居然就这样寿终正寝了。很多人说普天同庆,但我庆不起来,因为他没有被任何的追责,没有得到审判。”

 

“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会长方政(RFA资料图)
“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会长方政(RFA资料图)

方政是旧金山“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会长。他指出,李鹏的两大罪恶,一是“六四”屠杀,二是修建将为中华民族带来巨大灾难的三峡大坝。李鹏之死,死在纪念“六四”屠杀30周年和三峡大坝变形被全世界严重关注之际。方政说:“‘六四’是永远在他头上的索命绳,再加上三峡大坝这第二条索命绳套在他头上,这对中华民族造成深重灾难的两件事,他都是主要责任人,他都逃不了干系。我的感觉,李鹏可能是被吓死的。李鹏一死,李鹏的子女也是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

旅居洛杉矶的89一代郑存柱,他创建的“西点出版社”2010年曾出版《李鹏六四日记》一书,这本书被中共当局禁止出版。李鹏在书中把“六四”屠杀的责任推给了邓小平。郑存柱说:“我觉得他很难推掉。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关于他逝世公告里,特地提到‘六四’重新认为是‘反革命暴乱’。我们都是当时的见证人,李鹏是竭力主张对学生镇压的责任者,这个历史罪责他是无法推脱的。”

 

旅居洛杉矶的89一代郑存柱,他创建的“西点出版社”2010年曾出版《李鹏六四日记》一书。(RFA资料图)
旅居洛杉矶的89一代郑存柱,他创建的“西点出版社”2010年曾出版《李鹏六四日记》一书。(RFA资料图)

郑存柱告诉记者,虽然李鹏未经审判就死了让大家有点遗憾,但今天洛杉矶的几位民运人士约好,到“自由雕塑公园”的“六四纪念碑”下,庆祝李鹏之死。郑存柱还说:“官方给他的盖棺定论与民间的反应完全是两极,但是我相信这样一句话:历史是人民写的,我们相信历史的正义,李鹏无法逃脱历史对他的审判。”

 

(记者CK  责编:嘉远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