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煽颠罪判监八年曹海波 出狱后仍受打压

2020-01-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创立“振华会”的曹海波出狱后持续受到当局打压,经济陷入困境。 (曹海波独家提供, 拍摄日期不详)
创立“振华会”的曹海波出狱后持续受到当局打压,经济陷入困境。 (曹海波独家提供, 拍摄日期不详)
Photo: RFA

 

大型网路平台“振华会”创办人、江苏异议人士曹海波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监八年,刑满出狱后一心渴望展开人生新一页,却持续受到当局打压,经济陷入困境,这也使他重新审视自己的未来。

近年中国政府鼓励生产电动车。出狱不久的曹海波去年也看准商机,与伙伴在常州市一个车库合作经营电动车充电桩,花了二十万元搞装修和添置设备,却半年不到就血本无归。

 

 

曹海波:“当时我的投资已经进去了。我承包了他们里面的三个车库。我经营了大概两个月左右,常州当地的国保就介入了,跟合作方讲,这个车库合同中止,不再承包给我了。我合同上显示的是要承包给我五年的,但是现在五个月都没到它就给我中止了。当地警察就直接找辖区的街道,也找到了街道的主任和书记,然后就给物业公司的老总打电话,让他中止我的合同。”

 

曹海波本来在常州市这个车库经营电动车充电桩,却因为国保介入而血本无归。 (曹海波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曹海波本来在常州市这个车库经营电动车充电桩,却因为国保介入而血本无归。 (曹海波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Photo: RFA

10年前,当时还是网吧与饭店经营者的曹海波开始关注时事和民生问题,基于自己有网路维护经验,他开始组建黑客群,并逐步发展为网路平台,定名为“振华会”,宣扬民主宪政等理念。2011年“振华会”成立的同一年,他被昆明警方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抓捕,其后判监8年,2年前才刑满出狱。

曹海波:“公安已经警告他们(合作方)了,把我以前因为颠覆国家政权而坐牢这个事情跟他们说了,说我的危险性很高,让他们中止跟我的合同。它们不愿意我留在常州这个地方,我到哪里,警察都会盯着我,不让我到处跑。所以我到哪里我都不敢用身份证。”

曹海波遭遇尤如文革时期黑五类

他说,从入狱那一刻开始自己一直受到特殊监控。

曹海波:“‘严管罪’就是六点钟起床,而其他‘罪’是七点钟起床,少一点的话,‘严管罪’也要干活十二个小时,各方面的管理都要比其他的要严格得多。而且我出狱之后还跟别的犯人不一样,有两个警察专门买了飞机票把我押送到盐城,然后盐城的司法警察又把我交到我们当地,是这样的一个过程。”

曹海波相信,这与振华会影响力犹存有直接关系。

曹海波:“因为当时振华会在国内还有一部分影响力,会员有一万多个,申请入会的有三十几万户,QQ群都有好几百个,有振华会一群二群一直到好几百群,然后振华会黑客群、律师群、记者群, 各地的地方群,我建立了大概几百个这样的群。”

 

曹海波本来在常州市这个车库经营电动车充电桩,却因为国保介入而血本无归。 (曹海波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曹海波本来在常州市这个车库经营电动车充电桩,却因为国保介入而血本无归。 (曹海波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Photo: RFA

牢狱生涯也改变了曹海波的人生。

曹海波:“本来我开着网吧开着饭店,日子还算可以的,八年之后呢,我父亲不在了,前妻跟我离婚了,儿子也被她带走了,我回来之后,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了,也是身无分文,真正是一无所有了。”

政府强力打压使曹海波的积蓄化为乌有,却反而激发起他重新出发的决心。

曹海波:“我的网民到现在也没改,就算你再把我抓起来,我的想法也不会变的。我已经走了这条路了,我不可能再回头了。如果它当初没有判我这八年,我有可能因为我老婆大着肚子,因为老婆小孩而放弃这件事情,但是你判了我八年了,所有的情况都变了,我为什么要跟你妥协呀。”

互联网发展日新月异,曹海波强调,自己已做好准备。

曹海波:“我们需要更多的人知道,我们不是到处招摇撞骗,在宣传方式方面我会采取更多的,更新的,更高的科技来达到宣传效果。我不会一味跟任何人去讲民主和自由,你跟知识程度相对较高的人讲民主和自由是讲得通的,但是我们中国大陆不一样,有些人没有文化,就是地痞无赖,你跟他讲民主自由,他可能不理你,还可能给你一巴掌。”

曹海波说,未来会以搁置争议,求同存异为前提,争取与其他组织与媒体合作。

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嘉远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