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德元妨碍公务刑满获释  律师指执法者知法犯法

2017-12-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7年12月23日,上海维权人士丁德元刑满获释后与当地异议人士聚会。 (徐佩玲提供)
2017年12月23日,上海维权人士丁德元刑满获释后与当地异议人士聚会。 (徐佩玲提供)
  

因“妨碍公务”罪被判刑14个月的上海维权人士丁德元,上周六(12月23日)刑满获释。代理此案的律师认为,与同类个案相比,丁德元属于轻判,这与案情显示执法人员知法犯法有关。

几十名上海维权人士上周六在浦东新区看守所门口等候刑满释放的丁德元 ,但当局已直接把他送到其女儿家里。

维权人士徐佩玲表示,阔别1年多的丁德元精神还算不错。

徐佩玲:现在我们上海都是这样的。它怕外面公民来接你们,很早就把人从床上拖起来送回家。我们赶过去见到他,精神蛮好,但是比原来瘦了,瘦了好多,也憔悴了好多,因为我们都去了,他心里面觉得开心。

去年10月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揭幕当天,丁德元在上海被10多名政府人员暴力拦截,双方发生冲突,官方称导致1名警察受伤。法院本月裁定丁德元“妨碍公务”罪成,判刑14个月,扣减拘留期,于同月释放。

徐佩玲说:他根本就无罪,是他们(当局)侵犯了他的出行自由,不让他外出。后来他们就冲出来扮警察。像他这种情况数不胜数,腐败官员都应该揭露出来。

维权人士与丁德元同日在一家餐馆聚餐。

丁德元的代理律师戴佩清向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表示,“妨碍公务”罪犯人一般会判处2年或以上徒刑,估计丁德元获轻判乃基于她提出的法律辩护观点。

戴佩清说:起因他(丁德元)是为了排除妨碍,因为有3年多时间他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原因是他是上访户,有不明的人跟踪他,他就回去拿了这把刀。警方怎么又介入了呢?是因为之前这3年,实际上当地派出所就一直在介入非法拘禁他的事件里头,也就是说,只要这些非法拘禁他的人一发现丁德元有异动,他们就用直线匿名电话打进去,而不是通过110。这也是本案的一个关键。正是因为他们有个违法行为在里头,一个违法行为在前,他(丁德元)的行为就有正当合法性了。

戴佩清相信当事人获轻判背后还有另一因素。

戴佩清说:我除了写辩护词之外,我还给法官写了一封信,告诉他这样的判刑对社会的危害性,我觉得他们是在激化矛盾。你不可能通过这份判决能震慑得了丁德元,而且告诉他,这是特定的维稳环境,也许若干年后会给他一个平反。我就叫他们判决的时候要想想将来。

特约记者:高锋  责编:石山/寇天力 网编:李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