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之家:中共媒体影响力正渗透全球

2020-01-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自由之家高级研究员莎拉•库克。(大纪元)
自由之家高级研究员莎拉•库克。(大纪元)

1月15日,国际人权组织“自由之家”发布特别报告,揭露中国政府近年来如何通过新闻媒体快速扩展其全球话语权,并通过三大“利器”正在实现这一目标。本台记者家傲采访了报告作者、自由之家高级研究员莎拉•库克,了解这份报告的主要内容。

记者:2013年,您曾写过一份报告,披露中共对媒体的控制、对国际媒体的影响,而这份最新报告是它的延伸。既然两份报告都是您写的,您能讲讲中共的全球媒体影响力发生了哪些重要变化吗?

 

 

库克:在第一份报告当中,我的重点是审查机制,没有过多地谈及宣传机制。就从审查机制来说,中共使用的策略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只是审查范围变得更大了。

中国外交官对外国记者施压、笼络国外媒体所有者,进行自我审查等不同的“萝卜”和“大棒”,长期以来针对的是海外中文媒体和《纽约时报》这样的大型国际新闻机构。与以往不同的是,现在我们注意到了这样的审查机制被运用到其他国家的主流媒体中。

记者:在这份报告中,您谈到了中国政府提升全球媒体影响力的三大工具,分别是宣传、审查和信息传递。这三者的关系是什么?

1月15日,国际人权组织“自由之家”发布特别报告,揭露中国政府近年来如何通过新闻媒体快速扩展其全球话语权。图为自由之家网站。(网站截图)
1月15日,国际人权组织“自由之家”发布特别报告,揭露中国政府近年来如何通过新闻媒体快速扩展其全球话语权。图为自由之家网站。(网站截图)
库克:我觉得这三大工具都为一个终极目标服务,那就是在展现一个正能量的中国和中共的同时,压制批评声音和异议人士。这就是为什么信息传递很重要,它意味着我们不再只是讨论宣传或是审查,而是对媒体的控制,你可以随心所欲地传播任何信息。我认为,信息传递提升了宣传和审查的效果。

记者:你还谈到中共是如何传播它中意的内容和故事的。那么,中共在国内外的媒体宣传机制有什么不同呢?

库克:两者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在国内,中国几乎垄断了媒体产业;在国外,情况就复杂得多。我认为中共在国外遇到的问题之一就是,对于海外的很多受众来说,他们不会特别去关注中国官媒。如果他们意识到这些媒体有官方背景,他们对这些消息的信任度也会打折扣。

这就是为什么,你会看到不同程度的伪装或是所谓的“借船出海”。换言之,他们把中国官媒的内容嵌入了国外的主流媒体。这样一来,如果你买了一份《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或是其他国家的主流报纸,你就不用再去买《中国日报》了,因为前者包含了中国官媒的内容。

记者:你还谈到中共打压海外负面新闻的不同手段,审查显然比宣传更难被外人识别。那么,你是否认为审查机制较宣传机制更为隐蔽呢?

库克:是的。我认为审查机制通常更隐蔽,影响可能也更恶劣。我认为在目前看来,中共海外审查机制的规模可能还比不上宣传机制,但两者是相辅相成的。

有一些国家对国外投资者投资本国媒体作出限制,我认为这可以起到很重要的作用,不但只是对于中国来说,对于来自其他国家的国外影响力来说也都适用。

记者:随着中国持续扩张它的海外媒体影响力,您认为我们还将会看到哪些趋势?

库克:我认为,我们会看到更多“买船出海”的例子,而不只是“借船出海”的例子。换句话说,就是购买海外媒体或社媒平台的股份。当然,这些买家不一定是中国国企,也可能是与当局关系密切的私企。

它们不单单有政治目的,可能也有商业目的。但我认为,这些股份给予了中共更多的操控空间,这也是为什么信息传递很重要。这不只是中共是否会审查一切敏感问题,而是当中共感到非常不安或有某种特殊目标时,这些海外媒体可能不得不服从于中共的指示。

记者:家傲     责编:何平 网编: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