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名异议人士向联合国提申诉 要求调查六四镇压

2019-06-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就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召开论坛前夕,包括八九学运领袖王丹在内的21名异议人士向联合国递交联署申诉书,要求就六四镇压进行调查。

这封申诉信由王丹、王军涛、吾尔开希、严家其、苏晓康等21名异议人士联署,并在非政府组织“人权维护者联网”的协助下递交给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王丹17日在脸书上发声明说,中国政府拒绝就六四镇压展开任何公正独立的调查,还封杀了一切呼吁正义、追责的声音,并在此后的30年里,持续犯下严重、系统性的人权侵害。

 

 

声明要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调查1989年6月3日至4日发生的屠杀事件;敦促中国政府解封与天安门有关信息资料,开放媒体及公众讨论,释放仍被关押的民运参与者,结束对89人士、受难者家属、悼念者的迫害、监控和骚扰。

王丹强调,六四事件至今仍是血案,联合国不能因事件已过去30年就放弃追究参与镇压人员的责任。

“六四这个案子还没有结束,在中国依然是个冤案。我们希望联合国不要放弃对这起大规模的人权侵害事件,希望无论面对多大压力,联合国都能主持正义。”

 

1989年6月3日午夜,市民在天安门广场附近设置路障。(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3日午夜,市民在天安门广场附近设置路障。(六四档案图)

 

申诉书联署人之一、民运人士方政告诉记者,中国的民间团体曾多次呼吁北京官方对六四镇压展开调查均无果。这次希望借助联合国向中国施压。

“我们向中国政府的呼吁已经很多年了,包括天安门母亲,从90年代开始,每年两会都会呼吁,已经十几、二十次了,中国政府一直置之不理。我们想启动民间的尝试也是立刻会受打压,参与者被抓捕。当这些途径都被封锁了的时候,只有通过国际社会的压力,最好就是由联合国出面,要求中国政府公开六四真相。”

路透社星期二的报道提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47个成员国大多是发展中国家,他们迫于中国的影响力都选择与中国站在同一阵线,导致该理事会自2006年成立以来,从未通过针对中国人权状况的任何决议。


美国会议员史密斯(左)向方政(中)颁奖,右为杨建利。(林坪摄影)
美国会议员史密斯(左)向方政(中)颁奖,右为杨建利。(林坪摄影)

王丹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承认,他们在递交申诉书时确实遇到不少阻力。

“比如说,我们在和联合国相关的机构联络的时候,就有联合国的官员说,因为中国是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掌握着联合国很多机构的预算的审核权,继而对很多机构的决定会产生很大影响,因为他(中国)会威胁把预算砍掉,所以有些办公室就会有顾虑。这是中国很直接的干预。”

方政也说,虽然在中国影响力渗透联合国的情况下,申诉成功的可能性不高,但是:“不管怎么样,我觉得都要做一次这样的行动,给中国政府一个压力。可能是一个长期的行动。也许第一次或者很多次都没有结果,但这是我们海外的民运人士、团体所能做的工作之一,因为我们没有别的其他途径。”

他补充表示,就算这次在联合国的申诉没有成效,民运人士还会继续呼吁国际社会调查30年前的那场血腥镇压,关注中国不断侵犯人权的问题。

(记者:韩洁 责编: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