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媒体更广泛地关注中国的精神卫生问题

2013-11-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福州福建一位患精神病的病人双脚被绑以接受输液。 (法新社资料图片)
图片: 福州福建一位患精神病的病人双脚被绑以接受输液。 (法新社资料图片)

过去十年来中国利用精神病问题迫害异议人士及宗教信仰者的问题不断被欧洲社会报导,最近欧洲媒体对于这一问题的关注更为广泛和深入。

十几年前,中国的精神卫生问题只是零星地出现在德国的一些有关中国问题的讨论中。二零零五年,中国着名异议人士王万星先生,由于九二年到天安门广场公开要求平反六四而被当做精神病人关押了十三年之后,在国际社会、欧盟和德国政府的多年帮助下,得以直接从中国的精神病院出来到达德国。王万星到德国后,由于自身的经历,开始越来越广泛地关注精神卫生问题。上周王万星先生对记者说,他流亡德国八年,最近第一次看到欧洲德语媒体系统地具体报导了中国精神卫生问题的现状和问题。为此,有关这个问题记者採访了王万星先生。

王万星先生首先对记者说,“我到德国已经八年了,由于我自己的经历,我觉得我能够做的也就是在精神卫生上了,所以八年来我一直关注这个问题,并尽可能向德国和欧洲的人权团体、欧盟等介绍我所瞭解的问题。进了北京安康医院我就感到,被精神病问题不仅是迫害政治异议人士的问题,在社会的各个角落都有遭受到被精神病迫害的人。现在我很高兴,欧洲媒体也开始越来越广泛地关心中国的精神卫生问题了。因为我看到,最近瑞士德语电台推出了一个半个多小时的专题节目,到中国具体地採访了病人、大夫和与这个问题相关的律师。”

有关这个系统专题报导,王万星先生介绍说,“这个报导採访了两位有过被精神病经历的病人,李世杰、吴春霞,一位深圳的律师黄雪涛,和一位北京第六医院的精神病科大夫杨磊。(人名均为根据汉语拼音音译)据杨磊大夫说,中国有一亿人有精神方面的问题,一千六百万人有严重的精神问题。”

王万星先生说,在这个报导中,很具体地提到中国去年公佈精神卫生法后存在的问题。对此,他介绍说,“据律师黄雪涛女士说,在精神卫生法公佈以前,医院等部门具有无限制的权力,而病人却几乎无法维护自己的权益。根据有关国际人权组织估计,中国大约百分之七十到八十的精神病人是和我一样被迫或者说被强行绑架关进精神病院的。现在病人至少有了书面上利用法律保护自己的可能。


第二个问题是,儘管有这个法,但现在警察和地方当局依然有凌驾于精神病院之上的权力。他们还是可以利用权力随便把人送进精神病院,而医院不敢拒绝。


第三个问题是中国精神卫生方面的大夫太少了,目前只有两万人,而这两万人在医务界中的地位又不高。这些问题都必须引起人们更多的关注。”

以上是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导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