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中星诉东莞市政府信息不公开案审结

2013-12-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3年7月20日,山东残疾访民冀中星在首都机场引爆自制炸药(新浪微博)
2013年7月20日,山东残疾访民冀中星在首都机场引爆自制炸药(新浪微博)

周五上午,北京首都机场爆炸案被判入狱6年的冀中星诉东莞市政府一案开庭审理。此前,冀中星申请了解八年前被打致残案的复查结论数月未果,遂起诉东莞市政府不履行政府信息公开法定职责。冀中星代理律师刘晓原表示,比案件本身的审判结果更重要的是,希望通过诉讼令政府重视并加快冀中星被殴打致残案的复查,最终给他机会追讨合理赔偿。

周五上午, 北京首都机场‘7•20’爆炸案被判入狱6年的冀中星,起诉东莞市人民政府不履行政府信息公开法定职责的案件在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冀中星的代理律师刘晓原周六接受本台访问介绍该案件的起因时说,最早源于机场爆炸案发生后东莞市委、市政府立即公开承诺重新调查冀中星申诉多年不果的被殴打致残案:“在机场爆炸案发生后的当天晚上,东莞市委、市政府召开了紧急会议,说要成立专案组,对他当年控告的殴打致残案进行彻查,当时我们以为对这个案件的复查会很快。”

为了解有关调查的进展,冀中星今年8月1日就向东莞市政府等部门提交了信息公开申请书,时隔近三个月未收到任何回复,遂提起诉讼:“但递交了申请以后,一直没有收到东莞市人民政府任何的回复,违反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按照《条例》他应该在收到申请15个工作日之内做出回复,因此提起了诉讼。”

庭审过程中争论的焦点是,东莞市政府辩称,收到申请后已转交东莞市公安局办理,而原告方认为,东莞市政府此举不符合相关规定。刘晓原说:“信息不在他们手里的话,而在公安局,他就应该及时告知我们。再由原告方重新、单独向东莞市公安局递交申请。他是不能直接批转过去的。”

冀中星的亲属和当年与冀中星一起被打的龚明照进入法庭旁听了审理。刘晓原介绍说:“警察也有、便衣更多,我感觉除了媒体记者和冀中星几个家属之外,其它在法庭内的旁听人员应该全是安排的。”近百访民要求旁听一度被拒绝,与在场的公安和便衣发生推撞,最后法院迫于压力打开一间办公室让他们透过视频观看了庭审直播。

庭审9时30分开始,到11时20分宣布休庭并择日宣判。冀中星的哥哥冀中吉周六向本台表示,无论此案结果如何,家属都希望冀中星被打致残案复查尽快有个结果:“我们现在感觉就是想让他们尽快给我弟弟一个满意的答复。现在尽快处理这件事情,我们不想再拖了。”

刘晓原表示,估计本案的结果仍会是公开信息的要求被驳回,但提起有关诉讼还有更重要的意义:“家属很失望,我作为律师也很失望。一起这么重大的案件,这么多今年都得不到解决。以至于冀中星讨不到说法,到首都机场引发了爆炸案。现在爆炸案已经了结了,但没想到他当年的殴打致残案至今也得不到解决。我们的意思是说,通过这个诉讼,使社会、媒体更加关注,看东莞市人民政府以及东莞市公安局在殴打致残案的查处工作中到底怎么样。调查、复查得到结论能证明冀中星当年殴打致残是治安队员殴打的,那就是说冀中星可以起诉要求赔偿。”

目前东莞市公安局口头通知冀中星家人和律师,被打致残案复查已经于今年9月10日进行了刑事立案,但拒绝透露谁是犯罪嫌疑人等情况。为了解更多,他们几日来连续走访东莞市公安局及市政府信访办,但对方态度敷衍。冀中吉讲述周四下午去市公安局信访办的经历说:“我父亲毕竟是头一次(到东莞)来,我们就想问一问,你们不是说刑事立案吗,公安机关到底调查到哪一个方面了。就想了解一下。我们就一直等,他们就一直推,就一直没人接待。”

此外冀中吉表示令家人担忧的是,现在不知道冀中星身在何处,是在什么地方服刑还是在哪里就医:“在哪,现在在哪儿也不知道。”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江沛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