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访张林的女儿张儒莉和张安妮

2013-12-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张安妮与父亲张林合影 (Photo Credit 胡佳/Reggie Littlejohn提供)
图片:张安妮与父亲张林合影 (Photo Credit 胡佳/Reggie Littlejohn提供)

中国安徽异议人士张林被控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一案,2013年12月18日在安徽蚌埠市蚌山法院开庭审理,法院宣布择期宣判。美东时间12月23日下午,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电话采访了现住在美国加州“女权无疆界”组织负责人瑞洁女士家中的张林的女儿张儒莉和张安妮,请她们讲讲她们所知道的有关父亲张林被抓捕前后的情况。

张儒莉说:“在今年2月份的时候,我爸爸带着安妮转校到合肥,但是开学三天之后,安妮就被国保带走关押了三个小时,然后他们父女俩在一起被关押二十多个小时。

之后4月份因为我爸爸在网上发布了一系列的事实之后,引起很多网友反响,网友决定聚集合肥让安妮重新返回学校,然后这件事情就遭到当地国保和公安局的阻拦,当时因为这个事情已经处罚过一些人。

然后我爸爸就和安妮返回蚌埠,并遭受二十四小时的国保监控。一直到今年7月18日晚上,我爸爸被国保带走,第二天被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逮捕,到12月18日才开庭审理。”

记者:“请问当初为什么要从蚌埠希望能够到合肥去上学呢?”

张儒莉:“因为我爸爸跟安妮的妈妈已经离婚,房子是属于安妮的妈妈,爸爸就想换一个环境。因为我那时已经在合肥上学,这样我们都在合肥了,会比较方便一些。”

记者:“您当时上什么学?”

张儒莉:“我当时已经大学一年级,在安徽农业大学。”

记者:“(他们)住处方面有没有问题?”

张儒莉:“已经有住所了。”

记者:“安妮上几年级?”

张儒莉:“开学四年级。她已经开始在那里上学,上过课。三天的时候,派出所以让我爸爸去办‘暂住证’为理由把他带走。因为安妮放学没有人接,他们派了四个陌生的人去,把安妮带到派出所。他们强烈要求我爸爸和安妮必须返回他们户籍所在地蚌埠。

安妮后来也尝试回过蚌埠的学校上学。但是由于国保有找过她的老师和同学谈过话,希望他们对安妮特殊对待一些。结果就造成他们对安妮很虚伪地对待,让安妮觉得很害怕学校。”

记者:“后来又怎么样呢?父亲的被捕,和安妮、和你们姐妹的离开中国,这中间是怎样的一个前后过程?”

张儒莉:“后来安妮拒绝在她原来的学校上学,又不能返回合肥的学校上学,之后才有人联系这边的‘女权无疆界’的瑞洁阿姨,然后才尝试是否能让安妮出国上学。联系过程当中,我爸爸就被抓了。”

记者:“您的父亲被捕与安妮上学这回事情是什么样的关系?”

张儒莉:“他们指控我爸爸‘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就是指今年四月份他们去合肥维权,希望安妮能返回学校这件事情。他们觉得是我爸爸在网上操控组织的这一系列活动。但这一系列活动首先没有违法,其次不是我爸爸组织和策划的。

之后陆续又有三个我爸爸的朋友,也因为安妮的事件被捕。他们分别是姚诚叔叔,他送我们到上海签证的时候被捕。然后我们走过之后,又有合肥的周维林和上海的作家李化平也被捕了,他们现在的情况,都和我爸爸同样的涉嫌罪名,现在还没有开庭。”

记者:“您现在在美国读书读几年级?”

张儒莉:“我现在因为刚到这里,先打算读半年的语言,然后接着就上大学。我们俩现在就等于在这边相依为命吧。”

接下来采访张林的另一个女儿,张儒莉的同父异母妹妹张安妮。

记者:“安妮,你觉得你父亲的这个案子与你的关系大不大?”

张安妮:“我觉得与我的关系非常大。是因为我的原因爸爸才想要去合肥,也是因为我的原因爸爸才回蚌埠。”

记者:“您的父亲要带您到合肥去,当时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和需要?”

张安妮:“首先呢,我的姐姐上大学在合肥,其次呢,那个房子是我妈妈的,他们两个已经离婚了,所以我爸爸觉得不好意思再住下去,而且还不要钱的……就是那种……就不好意思,所以就想去合肥。正好我爸爸有一个朋友姚诚,在合肥有房子,所以我们就去那里。并且我们和我姐姐的大学住得非常近。”

记者:“你有没有进入合肥的学校,后来这个事情怎么又发生变化?”

张安妮:“我本来已经在学校上了三天学,但是由于爸爸没有暂住证,国保就说‘我们带你去办暂住证’,他们也把我给接出来,然后再找个理由把我们送回蚌埠。”

记者:“在蚌埠后来为什么也没有住下来?又有什么情况?”

张安妮:“那是因为本来蚌埠也有一个学校我可以在那儿上学,是我原来的学校。但是因为国保跟我学校的同学和老师说‘你们要特别对待张安妮,张安妮的爸爸很特殊’。然后我去哪个学校,就感觉同学们都不是特别乐意跟我玩,老师也不是真心真意地待我。因为我已经在那个班级里有将近四年了,但是一回去呢,就感觉都是陌生人一样。”

记者:“后来又怎么样呢?”

张安妮:“等爸爸被抓了之后,我们才想好了去美国。他先被捕,我们再离开中国。我真的觉得我爸爸对我很好,对我姐姐也很好。现在就是有的时候我不把我的爸爸当成爸爸,因为在我小的时候他就被捕了,在里面坐了四年多牢。我小时候对爸爸记忆很模糊。到我六岁那年,(是我记忆中)他第一次真的回家。那时候就是感觉很陌生,虽然他对我很好,但是一点都没有爸爸的感觉。现在我终于知道爸爸是对我真的是很好很好。”

记者:“到(美国)这边以后,怎么样?适应这边的生活有困难吗?”

张安妮:“语言上有一点困难,我现在上学,英语学得很快,我还弹钢琴、去游泳,很好。我很希望他们尽早释放我的爸爸。因为我觉得我的爸爸真的没有错,他一切都是为了我。”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张敏对中国异议人士张林的两个女儿、现在住在美国加州的张儒莉和张安妮的访谈片段。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