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萍举牌案三被告无奈解聘律师 千警堵截新余法院层层设卡

2013-10-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律师经常通过微博发布信息。图为新余市渝水区法院外,警方架起“水马”设卡,并拍摄现场人士。(伍雷律师微博)
图片:律师经常通过微博发布信息。图为新余市渝水区法院外,警方架起“水马”设卡,并拍摄现场人士。(伍雷律师微博)


江西新余市的刘萍、魏忠平、李思华三位维权人士因举牌要求官员公示财产被控非法集会及扰乱公共秩序罪,案件星期一开庭审理。法官多次打断律师的发言,三位被告因其律师已无法作正常辩护,只好当庭提出更换律师,案件遂押后再审。在庭外,当局动用逾千警力层层设卡,盘查控制声援者,美国、加拿大及欧盟的驻华外交官也被拦在警戒线外。

新余市渝水区维权人士刘萍、魏忠平、李思华今年4月举牌要求官员公开财产,被当局以多项罪名起诉,该案星期一上午在渝水区法院开庭。刘萍的女儿廖敏月在中午休庭时告诉本台,三名被告分别委托的六名律师,作了无罪辩护:“辩驳得非常好。我看到母亲几乎都认不出来了,完全变了一个人,瘦得要死,她原来体重一百三四十斤,现在感觉就八九十斤,明显的瘦了很多“。
记者:有没有给他们戴手铐?
回答:没有。
记者:三名被告中另外两名魏忠平和李思华,他们的状态如何?
回答:李思华老了很多,魏忠平的老母亲一看到儿子就哭,然后他们两人一起哭,很难受。

廖敏月说,除了六名亲属及六位辩护人,其余二十多位旁听者均是官方安排的人员:“很少人,总共就三四排座位,一排就坐五六个人,全部是他们自己的人在旁听,总共二三十个人左右,我们就六个人(加律师)共12个人。加上审判员和公诉人,他们有三十几个人”。

她说,代理律师因当事人被法院超期羁押,涉嫌违法,要求合议庭法官回避,但遭到拒绝。而且,法官的态度恶劣,多次打断律师发言:“超期羁押,(律师说)根据刑法第96条,他们必须放人,他们现在完全没有按照法律做,我们又要求审判长回避,他竟然自己驳回了我们的要求,很可笑(应由法院院长决定)“。

在下午的庭审中,情况突然变化,四点半休庭后,魏忠平的辩护人庞琨律师告诉本台,审判长擅自拒绝律师的要求,令人失望及震惊,当事人当庭提出更换律师:“当庭审进行到下午的时候,当事人由于对法庭不能保护我们律师的权利,都解除了对律师的委托。当事人认为,在这个法庭上,律师已经不能合适地维护当事人的权利,庭审再继续下去就没有意义,所以当庭解除了对我们的委托,他们要另行聘请律师,我们也建议他们要重新聘请律师”。

当天进入法庭前,律师就已受到警方的严厉盘查,庞琨说:“陈光武律师、郑建伟律师,还有李金星律师在进法庭的时候,在法庭外被要求检查律师证,这是非常荒唐的,我们只有在法院履行职务的时候,他才能检查我们的律师证,现在他在超出法庭管理外的警戒线,就要检查我们的律师证,这是非常无理的要求,没有法律依据”。

庞琨上周六已被深圳公安扣押在当地派出所三个小时,责令他不要到新余为他的当事人辩护。而刘萍原来所在新钢公司的一名自愿证人刘喜梅也被警方拘留十天。

今年4月23日,刘萍等十多人举牌声援北京“公民要求官员公布财产”活动,四天后,其中刘萍、魏忠平及李思华被捕,分别被控以“非法集会罪”、“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及“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在关押半年之后,本周一开庭。

自上周起,各地陆续有声援者被当地警方警告不得前往新余市,但周一仍然有人不顾阻挠前往新余法院,但在途中遭遇警方拦截,网民“秀才江湖“、“公民小彪”、李小玲、区伯、香港保钓船“启丰二号”船长杨匡等被警方控制。

来自北京的美国驻华使馆政治处二秘戴德年、加拿大驻华使馆一秘赛加祺和欧洲联盟驻华使团的杜海飞,当天也被警方拦截在距离法院两百米外的第一道警戒线外。在前一天,山东失明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哥哥陈光福,刘沙沙等也被警方控制。据说试图为刘萍作证的原新钢公司下岗工人刘喜梅已遭当地警方拘留十天。

福建维权人士张德锦对记者说,一些悄悄进入新余市的维权人士均被警方控制:“到了新余的人,几乎全被抓,他们这次搞得草木皆兵。如果说他们公正审判,为什么要这么惧怕?所以他们这些人把丑陋的嘴脸暴露在公众之下”。

一直关注公民举牌案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说,这次不仅仅是新余出动全部警方:“有现场的人估计,新余今天动用的警察超过上千人,在各个路口以及法院周边,而且各地的国保,尤其是维权活跃的十个省份,那些国保基本上都开足了马力,控制前往新余的(民间)力量。因为刘萍、李思华、魏忠平是为公民权利被身陷囹圄的,刘萍案的开庭有一个象征意义,就是他们的呼声是我们绝大多数中国人共同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