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看守所会见许志永 台湾声援“新公民运动”

2013-07-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北京维权人士许志永上周二被警方刑拘后,其代理律师刘卫国被当局拒绝会见当事人更被扣留6小时,在网络上呼吁关注许志永的北京律师陈永福也遭公安骚扰。不过,星期三,许志永的另一位代理律师终于在北京警方看守所见到当事人。

星期三晚间,腾讯微博出现一张许志永在北京第三看守所会见律师的相片,其后在境外社交网站推特被广泛转载。而一周前,山东律师刘卫国持律师委托书要求会见许志永被警方扣留六个小时,未能如愿。

刘卫国星期四告诉本台,许志永家属委托的律师已经见过当事人。

“不是我去见的,是另外一个律师,是昨天下午见到的,是家属委托的。因为昨天我正好在飞机上,他们见面的情况,我也不知道。”

许志永的朋友、商人王功权星期四中午对记者说,稍后会公开律师会见的内容。

“(律师)见过了。”

记者:许志永的状态怎么样?

回答:还好,回头会有一个消息发布。

记者:是哪一位律师去见的?

回答:对不起,目前由于国内的情况比较复杂,现在尊重律师和家属的意见,目前先不披露。

记者:您对许志永的案子,有什么看法?

回答:许志永是“新公民运动”的倡导者,我们认为这次是对“新公民运动”的打压。

据称,许志永对律师说,作为“新公民运动”的倡导者,他始终以自由、公义、爱为信仰,愿为推动公民宪法权利的真正落实付出一切代价。

北京非政府组织公盟创办人许志永被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上周二被刑拘,当局一直不准律师会见,引起海内外关注。台湾多个公民团体周三发起全球联署声援中国“新公民运动”,要求当局释放被捕的人士,并呼吁中国政府终结非法软禁,落实法治与人权。

发起者之一的台湾华人民主书院新闻联络人王兴中周四告诉记者,他们不仅仅关注许志永的案件。

“因为之前新公民运动因要求官员财产公示,已经有十几位朋友被抓了,最近其他的一些NGO,像传知行也被骚扰,我们很担心这是北京政策趋势,可能对公民社会要进行更严厉的打压, 所以我们觉得这个时候有必要在海外声援新公民运动的人士。”

记者:你们有哪些声援方式?

回答:我们现在先透过联署的方式,让各国的公民社会团体,我们的伙伴知道这样的情况,其次我们会把联署内容设法送交北京当局,希望在香港或台湾及其他地方,要求我们民意代表或者政府官员对此表示关切。

而北京律师陈永福因在网上呼吁北大法学教授们声援许志永,周三被警方传唤。他告诉记者,公安指他煽动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到看守所静坐。

“警察到我家里敲门,问说,你是不是在网上发了,煽动大家到看守所门口静坐的帖子。让我打开电脑,他们没有带搜查证,然后打开电脑看了半个小时,一直没有发现问题。一会,公安分局网监支队来了一个民警,穿便衣,没有出示警官证,拿了我电脑就要看。我问他你是什么身分,你必须出示搜查证。”

他说,警方一度要将他强行带走。

“他们就想强行带走我,从下午三点直到晚上七点半。没有拿到传唤证,他们就自己找了一个台阶,就说他们向领导汇报,如果确实有这个行为,他们再带合法手续过来找我,这事情就告一段落。”

对于北京当局近期加紧严控互联网言论,位于美国华盛顿的国际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星期三发布研究报告表示,中国新领导层上台后,中国本已广泛存在的互联网控制变得更为普遍深入。当局出台的新规定,使活动人士更难以在网络上掩盖其身份;一些帮助使用者登陆未加屏蔽的海外网站的迂回工具,遭到严重破坏;私营公司加大对被禁内容的删除力度,删除速度有时仅在几分钟之内。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表示:“我在推特上发表一个什么言论,他们马上就会进入评判和处理过程,吴虹飞(北京女歌手)最近出现的事情也是,她凌晨三点发的帖子,就把她(罪名)原来叫传播虚假恐怖信息,后来变成寻衅滋事,都来自于网络监控,而且,许多人被喝茶时,当局会调阅出他们的Skype记录、QQ聊天记录,我们用的微信无论是语音还是文字,都在当局的即时掌控之中。”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