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北京上访被断三条肋骨 一家三代从军当局被指卸磨杀驴

2015-09-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老兵赵建军(中)全家三代从军,但他没有得到应有福利。(退伍军人独家提供/记者乔龙)
老兵赵建军(中)全家三代从军,但他没有得到应有福利。(退伍军人独家提供/记者乔龙)

青岛市一位曾参加过“援越抗美”和“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老兵赵建军,上周一至周四在北京国家信访局外上访,要求政府落实军人优抚政策,赵建军等多人在信访局门外遭到公安殴打。他本周一说,前一天被从北京送到青岛检查,得知三条肋骨骨折,他感叹全家三代从红军到解放军,历经艰辛,当局卸磨杀驴。目前,回到青岛的十多名老兵被拘留。

本台上周一(9月21日)曾报道,中国各地上千名越战老兵当天前往北京请愿,后被警方全部送往通州区。其中有老兵已上访十余年,要求解决社保、医保等问题,但至今无果,他们对此感到困惑且不满。这些老兵在北京的上访活动持续四天,至上周四遭到公安殴打结束。青岛老兵高宏毅上周四告诉本台:“全国来了一千多个当兵的,上午十点多都上了大巴车。我们青岛的没有上,22日,我们又到三骗子胡同(国家信访局等信访部门所在的胡同)门口,有一个江西的老兵被打了,我用手招架,他们接着拿出辣椒水喷了我一身,又把一个老兵打了,是我们青岛的,他倒在地上。120车来了,把他拉到车上。今天(24日)又发生老兵被打事件,场面很激烈。警察也装死倒下了”。

曾参加过“援越抗美”和“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老兵赵建军,当天被警察驾驶的车辆撞断三根肋骨,他本周一在医院告诉记者:“肋骨三根骨折,肺部都破裂了,肺气胸,是被车撞的。他打了人以后要跑,我们拦截他的车。在24日(上周四),从21日到24日,我们在国家信访局门口。我现在医院里面住院”。

残疾军人赵建军说,北京看守所见他伤势严重,不敢拘留他,只好回到青岛治疗:“昨天刚回青岛。我现在都没有钱治病。现在回来的人,没有住院的,全被关押起来了”。
记者:关在哪里?
回答:青岛。

另一位江西南昌的越战军人吴湖南,经过120抢救而苏醒,但血压达到248度。上周三下午,这些老兵赶到中南海请愿,又被警察带到府右街派出所,当晚被转送马家楼访民接待站。

今年66岁的赵建军,曾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和“援越抗美32支队”。但他感叹道,如今军人为了要求当局落实既定的优抚政策,却遭到打压:“我参加过多次战争,我是援越抗美的老兵,我们当时从1965年到75年,越战都是我们中国军人打的,我们穿着越南军装把美国打出去的。我们这批老兵没有任何待遇。他们就是用完我们就不管了,这叫卸磨杀驴。这些流氓政府就这样对待我们”。

赵建军说,他全家三代是共和国的军人,但下场可悲:“我们是三代人,我家爷爷是三十年代红军时期的,父母是老八路时期的,抗日战争时期的军人,我是最后一代快70岁了。我们是三代军人。我老婆家里也是军人,她的母亲是烈属,没有任何待遇,国家不管。我们就是这样的下场”。

今年初以来,各地先后发生多起老兵请愿事件,他们要求地方政府落实中央军委和国务院制定的退伍军人优抚政策及相关规定,但均无人理会。8月下旬,浙江省宁波市的转业军人代表孙恩伟,遭当地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现羁押在慈溪市看守所。据称,孙恩伟被抓主要是因为向媒体介绍老兵们的维权过程,发布维权消息。从而触怒了有关当局。

特约记者:乔龙(责编:胡汉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