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律师大会真相曝光 代表促独立执法的发言被取消

2019-12-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12月9日至12月10日在中国广州举办的首届世界律师大会(网站截图)
2019年12月9日至12月10日在中国广州举办的首届世界律师大会(网站截图)

中国日前在广州举办世界律师大会,号称邀请四百多位国际人士参与,其中,国际律师联盟(UIA)的代表原本受邀在会中发表演说,却在最后一刻被取消。国际律师联盟特别发声明,对此表达不满。

最近在广州举行的世界律师大会(Global Lawyers Forum)已经落幕,却仍然在国际舆论中余波荡漾。

一开始,中国官方将这次活动称为“世界律师大会”,但是英文名称的直译是“全球律师论坛”,已经引发企图混淆视听的非议。新华社当时报导还号称,这场活动有来自五十七个国家、四百多位国际司法界人士参与,包括国际律师协会(IBA)、国际律师联盟(UIA)、欧盟律师协会(CCBE)、环太平洋律师协会(IPBA)、亚洲与太平洋法律协会(LAWASIA)多个国际律师行业组织负责人参加。

总部位于法国的国际律师联盟17日发布新闻稿,让外界了解中国媒体没有报导的论坛情况。声明指出,总裁罗思(Jerome Roth)原本受邀在会中发表主题演说,但应主办方要求事先递交讲稿内容后,排定的演说遭取消。

 

 

国际律师联盟代表发言稿促独立执法 发言被取消

国际律师联盟也公布了罗思部分讲稿内容,强调“司法人员应该是公民权与法治的守护与捍卫者”, “法律人与司法制度必须维持独立性,否则法治将荡然无存”。

罗思的讲稿还谈论了法治的意义,包括:公民对执政者的问责、权力的分立、公开机制、独立且公正的执法与判决等,这才符合国际人权的规则与标准。

国际律师联盟没有在新闻稿中说明,罗思演说被取消的原因是否是因上述内容让北京听得太刺耳。

在声明最后,国际律师联盟则对中国律师在实践法律的过程中被消失、遭威胁、关押、甚至身心虐待,无法循正当司法途径捍卫自身权利,再次表达关切。

中国召开世界律师大会高调标榜要推动“全球交流合作”,但显然对外界的逆耳忠言,摆出一贯的拒之门外的姿态。

国际律师联盟总裁罗思(Jerome Roth)(左一)(罗斯推特截图)
国际律师联盟总裁罗思(Jerome Roth)(左一)(罗斯推特截图)

学者:联盟的态度令人起敬

曾参与签署《08宪章》的旅美独立学者吴祚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像国际律师联盟这类国际司法组织的直言,正是当前国际社会面对中国时,最需要的态度。

吴祚来:“这有两个意义,一个是证明,他是去开会,并不是去捧场的;第二是他遭到中共打压,没有发言,那他现在还是积极去表态,这个协会是令人尊敬的。(中共)对外部世界的敌意,主要显示现在在内部出现了巨大的问题。”

吴祚来形容,中国在追求真正法治的征途上,现在正处于“黎明前的黑暗”。尽管中国司法体制从来都不独立,但过去还有律师为人民维权的空间,现在,却遭到中国共产党的各种打压,2015年的“709律师大搜捕”就是一例,几乎毁掉中国一整代律师。

中国举办世界律师大会,但是却把很多人权律师关在牢里。(变态辣椒)
中国举办世界律师大会,但是却把很多人权律师关在牢里。(变态辣椒) Photo: RFA

美国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独立学者顾为群则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原因就是在中国律师如果让公义高举,实践对法治的追求,会危及中国共产党的统治。

顾为群:“西方发达民主国家,很多民选政治家都是律师背景的,他们(中国共产党)也注意到这个趋势,而如果中国的律师变得更加的政治化,有更多的独立意识,对共产党的一党专政,就会形成一种制衡。”

顾维群说,西方社会过去一直与中国合作,试图推动中国打造独立的法律制度。国际律师联盟希望通过参与接触,来促进中国法治的推动,他们不认为与中国“脱钩”是正确的做法。

北京常说欢迎外界对中国的发展提出具建设性的意见。但召开一场国际大会,事先要审稿,也不愿倾听外界建言,要达至中共四中全会提出的治理体系与能力现代化这一目标,岂不是空谈?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