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城管强行入户拆民房砖砸户主 近百拆迁户怒而堵路抗议与警对峙

2013-10-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广西柳州市的近百拆迁户周五拉横幅堵路,抗议当局暴力强拆,打伤户主。(网络图片)
广西柳州市的近百拆迁户周五拉横幅堵路,抗议当局暴力强拆,打伤户主。(网络图片)

广西柳州市的近百拆迁户周五拉横幅堵路,抗议当局暴力强拆,打伤户主。当局出动特警镇压,并保护打人者离开,共有20多名拆迁户被抓捕。

事发鱼峰区荣军路五里桥一带,周五中午,大批由城管、市拆迁办、警察、防暴队等人员组成的强拆队到场强拆民房,多名城管将一名熟睡中的户主强行拖出,并用石块砸晕反抗的户主,引发了周边同样遭到不公平对待的拆迁户的集体堵路抗议,造成荣军路的九头山至蝴蝶山路段交通瘫痪,当局出动特警镇压。

被砖砸伤的拆迁户的邻居刘先生周日对记者说:“那天打得就厉害了,是城管打的,人家在家里睡觉,把人家门口打开,从家里拖出来,有人说要拿证件,(城管)不给他拿,拖他出去,拖出去就打。有人拿手机拍照,手机也被砸烂了。”

记者:“被打的人情况怎么样了?”

刘先生:“在医院里,没有回来,骨头都被人家打断了。”

记者:“当天参与堵路的拆迁户有多少名?”

刘先生:“我们整个村的人都是抗议了。”

五里桥附近的拆迁户唐先生周日告诉记者:“荣军路现在全部都拆完了,下一场大的拆迁马上就要搞了,第三职业学校拆了之后,周围很多很多的民房就要拆了,要殃及一大部分的人,拆了房子有大部分人都没有房子住。”

记者:“这边的拆迁补偿款是多少?”

唐先生:“关于我们这边的拆迁补偿,打个比方,强盗抢了东西以后,扔了一、两毛给你就完了。没有什么统一规定,有的给三千,有的给四千,有的给两千,给一千,给五百的都有。你老实善良的他就不给了,就好像狗骨头一样丢一点给你,啃得下去得啃,啃不下去也得啃。”

据现场图片显示,大批头戴钢盔、手持盾牌的特警与手持横幅抗议的拆迁户对峙,有一名正在哭嚎的女村民被特警架住双臂欲带离,附近的地上有多个被敲碎的砖块。

对于拆迁中的暴力行为,记者又向主管该片区的鸡喇派出所了解情况,但一名接线人员表示不知情:“这是鸡喇派出所,你问的情况我们不知道,没有接到过这个警,说五里桥那边怎么样。”

记者周日辗转找到一名鱼峰区政府参与拆迁的工作人员,他表示当天拆迁的是违法建筑,无需和违法者商谈,更无须支付拆迁补偿款,而关于拆迁中存在的暴力行为,他则称可以进行行政诉讼:“这个事情我们清楚,是区政府同意强拆的,那是违章建筑,我们为什么要和违建者、违法者去谈这个问题?周五的那个是拆除违章建筑,有什么补偿啊?那个房子第一有土地证吗?第二有房产证吗?第三有规划建筑许可证吗?如果市规划局认定是违章建筑他就会写一个‘建议强制拆除’,如果限期之内没拆掉的话,那么政府才会申请强制执行。如果您觉得执法有问题,这个可以行政诉讼。”

而在房子是否是违法建筑的问题上,村民则有不同的看法。

记者:“我们从鱼峰区了解到,这些房子是违章建筑,没有土地证、房产证、规划许可证,是这样吗?”

刘先生说:“不是,我们在这条村住了四十年,不是违法建筑,就像在农村里的房子,到现在都没有房产证。以前让人家在这里住,后来说要本地户口才可以办房产证,又要钱买户口,农民哪有那么多钱呢?”

记者:“你们所有的房子都被认定是违章建筑吗?”

刘先生:“我们这有八十几家,只有七户有证。有钱就可以办证,没钱去哪里办?”

记者:“政府有没有通知你们哪个日期之前要把这个房子拆掉?”

刘先生:“没有。他们把房子门口黏上一张纸,上午黏了,下午就把房子画个圈,写个‘拆’字。”

据当地有官方背景的《柳州日报》报道,荣军路旧城改造项目是柳州市“十大建设工程”项目之一,该项目涉及到的拆迁单位共25个,被拆迁户1764户,拆迁面积36万平方米。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忻霖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