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律师签声明 谴责三亚警方胁迫村民辞退律师

2013-12-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为三亚失地农民维权曾被逮捕的深圳律师蒋援民。(网络图片)
图片:为三亚失地农民维权曾被逮捕的深圳律师蒋援民。(网络图片)

中国大陆118名律师签署声明,强烈谴责海南省三亚市城郊检察院胁迫当地维权村民辞退代理律师。该声明表示,将向城郊三亚检察院提出控告,并追究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中国的法律人士表示,类似事件在中国相当普遍,反映的是中国公权力机构滥用权力的问题。

2012年8月,海南省三亚市天涯镇塔岭村大村的村民,和当地一个旅游重点项目发生土地纠纷,多名村民被警方打伤,二十多人被抓,后有五人被公安局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逮捕。被捕村民的亲友,聘请了北京汉威律师事务所驻深圳的律师蒋援民作为法律代理。

上个星期六,包括蒋援民律师在内的五名代理律师发出公开信,强烈谴责三亚市城郊检察院以“辞退律师、换取自由”的方式,胁迫村民解除与长期帮助塔岭村村民维权的蒋律师之间的代理关系。该封公开信并获得另外112名中国大陆律师的签署,引起关注。

天涯镇塔岭村是一个黎族聚居的村落。蒋律师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当地检察部门向村民施压换律师的消息,是由被捕村民的亲属透露的。

“被告人家属去看守所,公安局逼迫村长在征地协议上签字,提出来只要解除律师,关多久判多久,开庭判了就释放。当时家属用黎族话说不能答应。”

塔岭村和当地政府项目的土地纠纷由来已久,由于三亚当地律师不敢为村民代理,蒋援民律师从2010年开始为村民代理相关的法律案件。2012年8月,由于当地政府多次拖延当地一个重点旅游项目非法侵占村民土地的处理,塔岭村的村民因此拒绝该施工项目的车辆通过自己的土地,警方因此出面打伤抓捕多名村民。

不仅如此,三亚城郊检察院今年三月份还在公安部网站发出通缉令,以煽动、组织塔岭村村民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追捕蒋援民律师。今年四月,蒋律师在深圳被捕,并被带往海南三亚关押。今年九月底,蒋律师因证据不足被释放。

“我原来为他们土地维权,后来把我也抓了,关了170天。逼迫村民说我主持他们开会,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我是首犯。但他们伪造证据,开会的时候我在北京和广州,不在三亚。后来证据不足无罪释放,让我去申请国家赔偿。”

在被关押的170天之内,三亚公安局和检察院人员多次表示,可以释放蒋律师,但条件为放弃为塔岭村民法律代理,但均被蒋律师拒绝。在出狱之后,蒋律师仍然坚持为村民代理案件。根据蒋援民在网上公布的资料,由于塔岭村是较为贫困的黎族村落,蒋律师一直没有收取任何律师费用。

中国律师金光鸿分析说,很明显,三亚有关部门在过去多年里,利用黎族村民文化程度低,不懂法律的弱点,非法侵占了当地村民不少土地。而蒋援民律师长期为塔岭村村民进行法律代理,了解其中的情况。三亚检察机关因此急于把蒋律师从这个案件中赶出去。他表示,这显然是一个非法行为。

“绝对是非法。法律有公权力和私权力。公权是有授权才能做,私权是个人自愿。法律没有授权检察官让别人换律师,没有规定的公权不能干涉私权。所以这个肯定是非法。”

金律师表示,在中国,司法行政机关利用公权力对被告和律师施加压力更换律师的情况非常普遍,他本人也遭遇过同样的经历。

“曾经做过一个福建法轮功学员的案件,法官出面施加压力,那个被告人后来解除了代理,法院寄信来解除代理。后来她被放出来,肯定是有协议。”

过去十年以来,中国的律师成为民间维权、监督政府的一个重要群体,也有大批的律师因此遭到官方的打击报复,不少人因此被剥夺律师执照,或受到警方长期骚扰,甚至遭到暴力殴打和判刑关押。金律师认为,这说明有关当局害怕律师。

“因为律师知道这个权力责任义务的界限,所以那些想要利用漏洞隐瞒真相的人往往就没有办法,所以就要把律师赶走。”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作出改革决定,承诺对司法进行有限度改革,保护律师依法行使其权力,但金律师认为,这些承诺很难落实。

上周六由蒋律师发起,并有一百多名律师联署的公开信,表示将对三亚城郊检察院提出控告,要求有关当局依法纠正三亚城郊检察院的违法行为,追究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并要求以前涉案的检察官员回避此案。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