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见王全璋无果律师起诉公安局 家属连日求助北京律协遭冷遇

2015-11-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王全璋律师。(新公民运动网站)
资料图片:王全璋律师。(新公民运动网站)

被指控涉嫌“寻衅滋事”及“煽颠”的维权律师王全璋的辩护律师余文生因无法会见当事人,也无法了解案情,日前对案件侦查机关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提起行政诉讼,要求确认其阻挠会见的行为非法并安排会见。此外,王全璋及李和平的家属连续多日寻求北京律协的协助,但遭到对方冷遇。

维权律师王全璋自当局“7.09大抓捕行动”中被警方带走采取强制措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至今,律师多次要求会见均无果。日前,王全璋的代理律师余文生向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提起行政诉讼。

诉讼请求包括确认河西分局不准会见王全璋的行为违法以及责令河西分局安排会见。根据起诉状,2015年11月17日,余文生前往河西分局要求会见当事人,被接待警察赵旭告知,王全璋涉嫌寻衅滋事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不能安排会见,目前人在哪里不知道。11月23日,余文生收到了公安局寄达的《不准予会见犯罪嫌疑人决定书》。起诉状指,河西分局作为案件的侦查机关,没有依法通知家属王全璋涉嫌罪名及被采取监视居住的书面通知,且由非参与办案的警察出面接待律师,令律师无法得悉案情。而王全璋涉嫌煽颠案,侦查机关不应实施秘密羁押。

余文生律师11月25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起诉状已于11月24日寄往天津河西区法院,根据法律规定,法院需在收到后7天内作出是否立案的裁定。

“以前王全璋的妻子曾经聘请了两名律师,他们迫于当局的压力先后退出了,在这种情况下,我做了王全璋的律师。现在天津河西分局不让会见,因为前面有很多律师为其他当事人做辩护律师申请会见都不让见,也有朋友申请行政复议,都没有作用,我想我就没有必要再去走那样的程序了,我就直接根据行政诉讼法赋予的权利提起行政诉讼。虽然他们给定的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会见)必须要得到警方的批准,但实际上他们不是批准,是根本就不让会见。而且除了我起诉书上写的问题之外,他们还有很多其他的问题:他们让媒体审判,未审先判这种现象。既然你涉及国家机密,凭什么让这些人在电视台上和在很多媒体上说他们的一些问题?这不是泄露国家机密吗?”

此外,王全璋及与其同期被捕的李和平律师的妻子为了得知丈夫的下落,连日来持续前往北京律协寻求协助,不过却遭到了冷遇。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11月25日向本台表示,丈夫于7月10日“被失踪”后,整整四个多月,一百三十余日没有他的音讯,对其处境非常担忧。

李文足:“从11月10号去北京市律协开始每天找他们,到昨天,(找了)11天,没有任何结果。他们就一直跟我们说,他们需要往上报,需要走程序,让我们等,一直这样。然后我们要求见(律协)会长,他们说让我们先给会长书面的信,但是这个信我们上交了4、5天也没有结果。然后到第10天的时候因为跟他们交涉的时候发生了争执,到昨天他们干脆是拒不接待了。今天我们去会长(工作)的(律师)事务所找他的时候,没见到他的人。”

记者:“是不是会非常非常担心王全璋的处境?”

李文足:“那肯定啊,我的丈夫现在就是在这么一个宣称是法治国家,突然被失踪了4个多月了,我当然是非常担心他的人身安全了。还有最近网上不是出来一个广州的公民张六毛,就那样死在看守所了。我们特别害怕,这么一个状态发展下去,我真害怕说⋯⋯哪一天⋯⋯唉,真的不敢想象了。”

自今年7月9日起,包括北京王宇律师在内,共有26名维权律师及维权人士遭到当局刑事拘留、监视居住或强迫失踪。他们中的大部分人至今无法见到律师,甚至下落不明。

 

(特约记者:扬帆;责编:胡汉强/吴晶)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