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披露王藏受酷刑审讯引发心脏病 郭飞雄案已超法定审判期限

2014-12-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王藏黑衣光头,打伞撑香港。 (王藏谷歌+)
图片: 王藏黑衣光头,打伞撑香港。 (王藏谷歌+)

广东律师隋牧青日前会见了因声援香港占中而被捕的北京诗人王藏后披露,王藏在狱中遭受长达5天的疲劳审讯,不允许其睡觉,导致心脏病发。同时,他的行为艺术及诗歌文章也成为其罪状。此外,于本周五会见了郭飞雄的律师张磊指看守所禁止外面存书,而法院于一审后至今未宣判,已远超法定期限。

今年10月1日,北京诗人王藏因在网上声援香港占中遭到警方抄家、羁押,后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其后很长一段时间,当局都不允许律师进行会见。

本周四在看守所会见了王藏的广东律师隋牧青首次对外披露,王藏在狱中遭到酷刑审讯,并因此引发了心脏病。

隋牧青周五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他(王藏)刚开始5天被关在看守所外面的一个房子,是一个纯白色的泡沫板裹着的一个房子,就是防止人自杀这么一个房子。外面3个武警轮班看守,为了逼问他的手机和微博密码,曾经让他5天4夜没有睡过觉,而且有4个通宵是逼迫他站立的,导致他心脏病发作,他本来没有心脏病。也有过一点殴打,相对于不睡觉,那个到不严重。当时他是感觉自己都要死了,状况是挺惨的。”

隋牧青表示,王藏被抓的导火线是因为声援占中,但在狱中,警方又指控其多宗罪状,涉及各种行为艺术、诗歌文章。

“他的所谓罪状主要是两大块,一个是行为艺术的一块,还有就是诗歌和文章的一块。行为艺术这块一个是他发布过声援占中的图片;声援过建三江被打的人权律师;声援过郭飞雄;还有一个他做过的行为艺术就是仿效叶海燕‘校长开放找我放过孩子’;祭奠林昭。关于他诗歌文章,其中他有一首诗歌是《没有墓碑的墓志铭》,这是他的一个罪状;还有他写过关于张海瑛人权艺术的一篇文章。他的罪状还有他微博和推特的言论,一个是声援过藏人,关于藏人自焚发声;还有声援过伊力哈木、声援过法轮功;还有揭批文革的文章。罪状好多,实际上都是一个表达和言论罪。抓他导火索是声援占中,但借这个机会新帐老帐一起算。”

隋牧青周四晚在微信中写道:王藏说他已经作好最坏的心理准备,唯牵挂孤单的妻儿和年老羸弱的父母,让我向关注声援他的朋友们表示衷心感谢!

隋牧青说,王藏的行为不构成任何犯罪,这都是政治上的打击报复,也是对于言论的钳制。

此外,已于今年11月28日在广州天河区法院开庭审理的郭飞雄、孙德胜“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一案至今仍未宣判。

孙德胜的代理律师陈进学于本周三会见当事人后在网上发布消息称,孙德胜自12月10日起又被戴上脚镣,随身物品箱被没收,不能看书,不能看报,不能花钱买东西,不能接受信件,不允许外面送物品给他。

而于本周五会见了郭飞雄的张磊律师当天告诉本台,虽然郭没有与孙同样的遭遇,但看守所禁止外面为他存书。张磊又表示,目前正在等待一审宣判的郭飞雄对自己遭到政治迫害已有心理准备,也不惧怕。

“现在是不让外面给他存书进去。他对于自己遭受这种政治迫害,他还是有心理准备,认为他所从事的这种推进自由民主的事业,遭到报复、迫害肯定是必然的,但是他也为此担当,也不惧怕,这本身就是他所从事的自由民主运动所要必须面对的课题。”

张磊又表示,按照法律规定,一审案件在法院受理3个月后,就必须宣判,而该案已远远超过这个审理期限了。

张磊说:“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如果超过审限,还要继续审理的,就应当释放被告人,或者变更强制措施。这个我们近期会向天河法院正式提出来。”

郭飞雄本名杨茂东,曾因协助太石村村民维权而遭到当局羁押软禁。2013年,他因参与《南方周末》新年献词的声援活动而被控“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该案于今年9月第一次开庭审理,当时辩护律师不满法院程序违法拒绝出庭,但法院强行开庭,在庭审中场面失控,案件押后至11月再次开庭,并于当天结束庭审。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马平)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