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务卿克里会见中国被囚异议人士家属

2015-09-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美国国务卿克里(法新社)
美国国务卿克里(法新社)

中国主席访美之际,美国国务卿克里在9月23号会见了数名中国被囚异议人士的家属和非政府组织代表。不过,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透过推特表示,他丈夫高智晟发函制止她参加。

美联社9月23号报道,美国国务卿克里当天下午在美国国务院会见了包括被囚新疆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的女儿菊尔在内的数名中国政治犯的家属,中国民间公益组织 “益仁平中心”负责人陆军也出席了该活动。谈到这次与美国国务卿克里的会面,目前正在纽约大学“美国亚洲法律研究所”做访问学者的北京非政府组织“益仁平中心”负责人陆军9月24号在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介绍说:

“这次见面大约有6名来自中国的人权工作者、NGO工作者和受到迫害的人权工作者的家属。大约谈了1个多小时。国务院发邀请信的时候说是与助理国务卿见面,没说克里国务卿要来。见面的时候主要是跟副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助理国务卿马林诺夫斯基(Tom Malinowski)谈,克里是中间进来的。”

陆军表示,他在当天的会谈中表达了对中国《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草案等问题的关切。

“我主要是谈了我们的工作,反歧视、女权,以及最近一年多来,北京益仁平中心受到了连续不断的打压,人员被拘捕,办公室被搜查。另外我还谈到了《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因为这个法律对于国际NGO在中国开展工作、开展项目,还有中国与其他国家在公益领域的合作,都设置了非常繁多的障碍。”

报道说, 接到美国国务院邀请的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夫人耿和拒绝出席这次会面。耿和对美联社记者称:他们(华府官员)五年来都没跟我们说话,我们一直都在这,那为什么我们现在又得参加一场会面?耿和对习奥会能够谈及高智晟的问题不抱太大希望。她说:我想谈论贸易、经济关系不能与人权问题分开,他们应当把人权议题置于对话议题之首,但我想他们不会愿意这样做。”

本台记者9月24号多次拨打耿和的电话并留言,不过截至发稿时仍未获回复,

耿和于2009年带着两名子女离开中国,目前在加州库比蒂诺定居。9月22号美国国务院的会面进行前一天,耿和透过Twitter发布来自丈夫高智晟的信函,“紧急制止”她到华盛顿会见美国副国务卿的信说:“与总统的公开会面,亦不是今天的我们所需要的,何况是私晤其僚属。为什么要偷偷摸摸?怕什么?是谁在怕?究竟是谁见不得阳光见不得人?” 他还批评美国“政客群体”与习近平“勾肩搭背”,“狼狈为奸”,因此坚决反对耿和赴华府会晤副国务卿,认为此举“甚属不当”。他认为中共政权在2017年前会崩溃,要求耿和在2017年前不要再跟西方政客集团有任何接触。

报道说,长期批评中国的共和党新泽西州众议员史密斯表示:“我明白高智晟的愤怒。政府提起了他的案子,但没有让中国为虐待他和他的家人,以及他们所承受的恐怖经历付出代价。”

包括 “对华援助协会”、“人权观察”在内的多个美国民间机构负责人曾在9月初联署致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公开信,呼吁奥巴马在习近平访美之际邀请受压迫的中国维权人士代表访问白宫。对于美国国务卿近期会晤中国异议人士家属,“对华援助协会”副会长克尼斯(Kody Kness)9月24号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评论说:

“我觉得这类会见很重要,会见(良心犯的家属)是第一步。但是,除非在会见后有行动,这种会见只有象征意义。也就是说,如果克里国务卿或奥巴马总统能在跟中国领导人的会谈中谈到这个议题,说我们见到了这些良心犯的家属,要求中国当局释放他们,那么这类会见就是有成果的,有成效的。但是如果他们只是会见这些良心犯的家属,而此后美国国务院对这些信息没有任何动作,那么这种会见就只是一次会见,毫无价值。”

据克尼斯介绍,2名接受“对华援助协会”帮助的中国政治犯的家属出席了9月23号在美国国务院的活动,她们是河南南乐教案被囚牧师张少杰的女儿张慧馨,和被囚的四川民运人士刘贤斌的女儿陈桥。此外,广东被囚维权人士郭飞雄的妻子和儿子也获邀参加9月23号在美国国务院的活动,但由于飞机航班延误,郭飞雄的妻儿未能出席美国国务院的见面会。

 

(记者:林坪  编辑:嘉华)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