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万土地补偿金引发河北上百村民冲突 1人丧生

2013-12-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河北省三河市高楼镇高庙村上百名村民因为三千万元土地补偿金的分配问题意见不合,在村民大会上发生肢体冲突,1名村民在冲突中丧生。(网络图片)
图片:河北省三河市高楼镇高庙村上百名村民因为三千万元土地补偿金的分配问题意见不合,在村民大会上发生肢体冲突,1名村民在冲突中丧生。(网络图片)

河北省三河市高楼镇高庙村上百名村民因为三千万元土地补偿金的分配问题意见不合,在村民大会上发生肢体冲突,1名村民在冲突中丧生。有评论认为,事件反映出中国现行土地制度及利益分配的问题,而中国农民在维护自己利益的同时应该学习如何行使民主权利。

北京的《新京报》日前报道,河北三河市高楼镇高庙村有800多名村民,1000多亩耕地。村里在按人头给每人分配1.1亩口粮田后,剩下的多余土地被称为“白地”。高庙村因人多地少,“白地”分配不均,只有部分村民分有“白地”。高庙村今年出售土地获得3000多万元补偿款。对于这笔钱的分配,高庙村村委会计划给长期无“白地”者每人7.5万元,但已有“白地”的村民不再补偿。村委会召集村干部、党员、村民代表开会对这一方案进行表决。

12月23号晚7点左右,高庙村村民代表会议召开时,几十个高庙村已分配有“白地”的村民要求进去旁听,但有另一批没有“白地”或者“白地”不足的村民在会场门口“站岗”,锁着门不让他们进场。要求进入会场的村民马宝申、马宝军等人与阻止他们的村民孙永安等人发生肢体冲突,参与的村民越来越多,铁门被推倒。众人冲入会场后,有人掀翻了桌子,还有人把分配土地补偿金的账本撕了。60多岁的高庙村村民孙永安在混乱中倒地身亡。孙永安家人及多位村民,于12月24号上午来到高楼镇镇政府大门外讨要说法,后来在当天下午3点离开。

本台记者星期四晚间致电高楼镇政府,询问事件详情和最新进展,值班人员回复说:

“(记者:高楼镇政府吗?)是。(记者:我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星期二有高庙村的村民到你们镇政府前面要求解决问题,他们当时的诉求是什么?)您是哪儿的记者?(记者:自由亚洲电台。)有关这次的事儿,您直接联系一下三河那边的宣传部。我们这边都是统一由宣传部做解释的。(记者:你们镇里会不会派人去他们再次召开的村民代表大会呢?)我们镇里对于村民代表大会,只有协助召开,保证他们能够安全召开,但是具体的决议,我们镇里面无权干涉。(记者:你们知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就这个土地补偿金的问题再召开村民代表大会呢?)这些东西都需要跟我们宣传部联系。(记者:现在警方调查结果有没有出来?)现在应该是还没有。”

记者又致电三河市宣传部,值班人员表示:

“因为我是办公室的,不负责外宣那块,您想问的话,最好是问他们镇里边。(记者:镇里说有什么问题要问宣传部。)因为我不负责外宣,所以说我现在答复不了您。您明天上午打电话好吗?(记者:再召开村民代表大会的话,镇里或者市里会不会派人过去协助呢?)这个我还不太清楚。”

对于这起土地补偿金分配引发的冲突,现住石家庄的原河北广播电台编辑朱欣欣评论说:

“从整个事情来看,我觉得随着新的土地政策出台,土地价格要随着市场走了,农民手里的土地值钱以后,这里面围绕利益引发的矛盾会愈加突出,官民之间或者农民之间,利益分配不公引起的矛盾会越来越尖锐。农村土地政策执行中的各方如何解决矛盾,如何解决博弈问题,这也是对他们的一个考验。”

据《新京报》的报道,高庙村村委会的土地补偿金分配方案曾通过挨户询问的方式,获得村民代表的同意。但高楼镇政府指出,这样的程序不合法,要求以村民代表大会的形式表决,要有三分之二的村民同意,方案才可执行。所以就有了23号晚间的村民代表大会。朱欣欣对此评论说:

“村民代表大会虽然听起来挺好,绝大多数2/3投票通过等等,其实这里面大家都知道,在农村有各个家族的统治,有的家族人多,有的家族人少。这里面光靠单纯的投票,也不一定完全是公平的。有的家族控制着村长、村支书这样有权的人,难免会有一些偏向,农村的问题确实比较复杂。另一方面,目前在中国,基层民主还没有真正的落实,很多村支书一权独大、由上级委派,真正由农民选举的村长并没有太多的实权,造成很多的问题,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制度的保障。”

谈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朱欣欣认为,除了健全民主机制,中国农民也应该学会如何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仅仅有制度也不一定完全能解决问题,中国的农民也要学会如何既保护自己的利益,又能行使自己的民主的权利。这对中国的农民来说,也是一个长期的学习、锻炼、成长的过程。就像人在游泳中学习游泳一样,中国人必须在实践中提高自己的民主素质。”

《新京报》的报道说,目前当地警方正对死者孙永安进行尸检,事发后在场的40多名高庙村村民代表也已配合警方进行了笔录。与孙永安发生过肢体碰撞的马宝申等3人正在接受警方调查。高庙村本星期将重新召开村民代表大会,来确定土地补偿金的分配方案。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的报道。

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中国的大小地块,被家家农户霸占,这不是好现象,将给未来的民主政府造成极大困难。土地是一种自然资源,土地必须国家化,不可以私有化。这也是毛魔头无知低能,给黑心杨白劳们分田分地。

2013-12-27 10:45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