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回家奴工寥寥可数 当局渎职之余有人不愿走?

2007-06-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山西黑砖窑奴工事件仍在追查之中,而安全回家的奴工只是少数。本台记者星期五采访了其中一名少年奴工和他的父亲,以及另一位仍在寻找儿子的家长。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报道。

400 名河南父亲在网上呼吁拯救他们身陷黑砖窑的孩子,从而揭发了震惊中外的奴工现象,一时间媒体追访,网民愤怒,中央责成查办,学者从各方面分析探讨。然而,事发至今,到底有多少孩子被找回了?

张保民是这400名呼吁救子的父亲之一,他十七岁的儿子张宇,在被骗到黑砖窑两个多月后,近日回到了家,张保民说:“瘦了十斤,娃娃送回来的时候,我当时看心疼,就哭起来了,没办法,身上全是伤疤!打得特别深,受伤后也没给救治,天天还要干活。回来到现在还没好。”

张宇接受本台采访时说,他被骗到山西后,曾在两个砖窑生活过,这个经历,像一场梦一样:“完全是梦一样的经历,我想应该让那些黑砖厂消失,全世界的黑砖厂都消失。里面工作环境很恶劣的。第一个砖厂乱打人,让你干活,伙食很差。每天干十五个钟头,早上是馒头白开水,中午面条菜汤,只是一些汤没有菜,晚上白开水,或蒸馒头吃。如果你干活不太利索就打人,早上起来慢也打人。我被木棍打过一次,还有关在一个屋里两天不吃不喝。第二个砖场情况不一样,伙食好的,不打人,就是不发工资。”

记者采访被警察带回家的张宇时发现,同样是这些警察,在奴工现象被全社会批评之前,经常往张宇工作的黑厂查户口,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张宇说:“警察有时候过去就是一两个,查我们的户口。(有没有问你们从哪里来,里面情况怎样?)没有,(你们为什么不求救?)那些老板和打手都在旁边看着。”

张保民告诉记者,他了解的郑州以及附近县镇往山西黑矿寻子的七百多个家庭中,能找回来的只是寥寥可数。谈到找儿子的过程中看到的一些情况,张保民非常感慨。他说:“当时去的时候地方警察的阻力特别大,不让和孩子对话,认孩子,是你的就带走,不是的不让说话。最厉害的我们找到一个窑厂之后,刚到当地警方就知道了,给老板打电话让他们马上离开,说上面检查来了。”

另一位王长义没有那么幸运,他的儿子怀疑被卖到黑砖窑已经两年, 至今还没有找到。他接受本台采访时质疑警方的解救行动:“找到孩子可以说是百分之一。能得到警方帮助?他当地要是重新整顿要那些人把孩子都放了,现在不都回家了么?现在老板被当地维护住了。只有看政府,政府要是不加大力度,老百姓有啥辄呢?找又找不到,现在他们又把孩子都藏起来了,更难找了。我去山西都三次了,打算明天再去,还得找,不找咋办。”

然而,除了这些家人焦急寻找的孩子,在张宇谈到被“解救”的经过时,记者惊奇的听说,竟然有一半的奴工没有跟警察走:“当时我们在砖厂干,警察就过来了,把我们聚到一起,有几个想走的拉上车。他问还有谁想走的也站出来,我们几个想走都站出来了。上车他把我们拉到公安局了。(你说想走的上车,有人不想走么?)有人不想走就留在那干呗!(在那种环境下又没有工资,为什么会不想走呢?)不知道。(大概有多少人留下了?)我们那个厂大概有十四个人。 ”

在全社会为奴工的惨痛遭遇流下眼泪的时候,这些在如此恶劣环境下都没有走或选择不走的人,他们在想什么,无法不令我们深思。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