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乌拉特中旗牧民草场被强征 蒙族牧民陷困境

2017-11-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乌拉特中旗温更镇呼日木图嘎查牧民敖登夫的住房。(敖登夫提供)
乌拉特中旗温更镇呼日木图嘎查牧民敖登夫的住房。(敖登夫提供)
Photo: RFA

内蒙古乌拉特中旗温更镇二十多户牧民承包的草牧场被政府强征。牧民们多次到旗政府及北京上访,仍无济于事。牧民敖登夫11月23日对本台记者说,他家近三千亩草场1983年起承包,有政府发的草场使用证,被强征后他家生活陷入困境。

乌拉特中旗温更镇呼日木图嘎查牧民敖登夫因其承包的草场被强征,多次上访却被当地公安及政府人员扣押。本周四他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说,他和村民们多次到自治区政府和旗政府集体上访,但毫无结果:

“二十来户没有草场。我有两千七百亩草场,现在没有了。全给(前支书)大头孟克卖给外地人了。他给旗政府副旗长乌兰(音)两个草场。他(前支书)现在总共有十六个草场,全有合法手续。我们告不倒他”。

敖登夫说,1983年起,他承包近三千亩草场,并持有巴彦诺尔政府发出的草牧场使用证。但是政府为了强征占草场,将他和其他多位牧民的户籍偷偷注销。敖登夫在写给内蒙古自治区政府纪委巡视组的举报信中称,大头孟克在任村长和村支书15年间,以权谋私,通过各种手段占有草场二十来处,并炫耀每年能领取草场补贴款五、六十万元。敖登夫说,大头孟克除了拥有大片的草场,还有五、六套楼房、两套平房。而他和其他牧民,住的仍然是简陋房屋。

该村另一位曾被政府誉为“草原英雄”的牧民孟根花对本台记者说,她家的草场也被政府官员占据:

“大头孟克就有14个草坪,20多个牧民没有草场。我也没有,1700亩还给我700亩,还有1000亩没有给”。

本台记者致电乌拉特中旗畜牧业局,打算作进一步了解,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记者致电前村支书大头孟克,核实牧民对其投诉的内容。他对记者说,这些草场被镇政府纳入“综合治理”规划范围,与他无关:

“这个纪检委都查过了,纪检委都有档案。那个时候(征地)是国家规划,土地规划给镇了。这两万多亩草场是海流图、旗政府来海流图征的,这是政府行为”。

牧民敖登夫说,今年夏季,当地公安局人员找他和前村支书大头蒙克协商,要求大头蒙克交出部分草场,以换取敖登夫停止上访,但协商未果。

去年2月,乌拉特中旗的牧民不满近百万亩草场被旗和镇政府官员占据,到旗政府上访,其中84位牧民被禁止外出或软禁。牧民称,各镇的一千多户牧民的近一百万亩草牧场被乌拉特中旗畜牧局和干部非法转让占据。牧民无法享受国家提供的惠牧补贴,要求政府归还草场经营权证。但官员不予理会。

蒙古族维权领袖哈达周四对本台记者说,上述情况在内蒙古非常普遍。他强烈敦促当地政府依法解决这类问题。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嘉華  网编:李想

评论 (1)
Share

郝雪森

习近平成为多线撑傀儡的政局预测
皆知习近平小学毕业遇文革,初高中未读却保送工农兵大学,后以红二代当官在职读马列,为"博士"太假!天资不足好虚荣,乃无知者无所畏惧,愚蠢者易被愚弄。但没人弄习就动弹不得, 操纵玩弄多线撑傀儡习的有王沪宁刘鹤等“高参”。对刘等来说弄习出成绩有利仕途,而对王来说习无成绩下台才继之有望,习受两相反作用力左右。
人大刘等或会谋以总统制作政改秀,震动大定位可不明确,但习留任王就没戏。学毛独裁完成"习思想"是王操纵习的关键,刘父死于文革恨毛会想修宪去毛化。修宪和政策会是妥协结果,或学普京总统制和军队国家化,习还是独裁傀儡。或宪法删些过左修辞,但实质反西方。总统制更可弱化李克强等非习家常委。学毛独裁搞个人崇拜习必遭骂名而下台,王沪宁乘机收拾残局,婊子立牌坊是他的无对错求实用的特色政治。左右习的王栗赵刘丁陈等“高参”习家军都60多岁,不搞总统制按旧规,要高升延续政治生命难。
修宪或去人名或留一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邓小平习近平三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还可改的是每届人大是在党代会半年后召开,期间有多部门半瘫痪。(见北京之春网)
http://wiki.mbalib.com/wiki/%E4%BF%A1%E6%81%AF%E5%8F%8D%E9%A6%88
翻墙网址:http://bbs.creaders.net/politics/bbsviewer.php?trd_id=1283980

2017-11-24 06:54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