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女商人手机装外国通讯软件被判入狱

2020-01-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迪娜.努得拜因一部手机装外国通讯软禁被关押。(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迪娜.努得拜因一部手机装外国通讯软禁被关押。(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新疆伊犁尼勒克县哈萨克族女商人迪娜.努得拜,因其手机装有外国通讯软件,先是被关入监狱,后转移到“职业技能培训中心”。迪娜对本台说,她和十多名维吾尔族妇女囚禁在同一监舍,满屋臭气熏天。她获释后,经营的服装公司被指拖欠银行利息,成为负资产。

 

今年28岁的哈萨克族穆斯林迪娜,多才多艺,善于服装设计。她在新疆尼勒克县有一间服装公司,并注册了商标。她还开设了两家服装专卖店。2017年10月14日,尼勒克县喀拉苏乡派出所警察把迪娜从家中带到公安局,随后被戴上手铐盘问。迪娜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她曾大声询问为何抓她,公安说她曾经出国及使用了国外的软件:“他跟我说你出过国,你使用过他们的软件,Whats’App、Signal你都用过。第一次是把我关入监狱(尼勒克监狱)12天。”

女囚犯被逼裸露于一众男警面前

迪娜在新疆参加商品展览会。(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迪娜在新疆参加商品展览会。(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迪娜说,她被送入监狱时和三十多个维吾尔族女子站在一起,被要求脱光衣服接受女管教检查,男警察则在围观:“都是维吾尔族,我们哈萨克人只有五、六个人,他们都是山里的老人。我又问那些维吾尔族,他们说你还不知道吗,我们已经来好几次了。那一天晚上,把我们三十多人分成每组12个人关在一起。警官中有大的领导,是男的警察都看着呢,搜我们身的是女的。他们说什么我们要做什么,我们如果不做就要挨打。”
迪娜在家乡有一服装企业。(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迪娜在家乡有一服装企业。(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迪娜说,她和12个维吾尔族人同囚一室,吃饭及大小便都在一个小房间内。一日三餐是馒头和白菜。警察说他们都是有出国经历的“危险分子”。十多天后,迪娜被转移到所谓的职业技能培训中心羁押将近一年。迪娜说,在教培中心,女警察经常用电棒打她的后脑,地上划有红、黄线,每个人被划入40厘米乘以40厘米的环线内,不能越线。每天要学唱歌颂共产党的歌曲,重复观看所谓反恐新闻,又被外来医生注射不知名的药物。她说:“那个时候跟我说,你们是不放心人员,所以把你们关在这里最少一年,你们要好好学国语、法律、技能,你们一年学完了,你们的思想有转变了,你们就可以释放。3000个汉字你们必须要学会。如果学不会3000个字,你们就回不了家。”
新疆伊宁县居民巴依波拉提.那如孜别克,被判刑10年。(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新疆伊宁县居民巴依波拉提.那如孜别克,被判刑10年。(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出狱后私人公司财产不翼而飞

新疆政治再教育营羁押了数以百万计的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及柯尔克孜族等少数民族穆斯林。在国际人权组织和各个政府的压力下,2018年九月份开始,当局释放部分穆斯林。9月23日,迪娜获释回家。回家后,迪娜才得知她的服装公司被当局查封,资产不知去向,银行账户现金被人转走,损失约6万美元。2019年4月,迪娜接到县政法委书记的电话,告知批准其前往萨克斯坦探望父母,但不准将这一消息告知迪娜在国内的亲属,一个月后,迪娜顺利抵达哈国。

迪娜说,目前,她在中国的两个伯父,受到当地政府人员威胁要送教育营,还扣发他们的工资,迪娜80多岁的奶奶也被扣留在当地,无法离开中国。
迪娜在家乡的工厂工作情景。(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迪娜在家乡的工厂工作情景。(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曾在哈国留学青年被判囚10年

另一位移民哈萨克斯坦的新疆穆斯林巴依波拉提对自由亚洲电台说,他的弟弟巴依木拉提.那如孜别克(1990年8月11日出生),居住在中国新疆伊宁县喀拉亚尕奇乡奥依曼布拉克村,持有哈国绿卡,但因此被判刑10年。他说:“巴依木拉提.那如孜别克,2018年3月20日左右,当地警方无故抓捕我的弟弟,将他送到政治教育中心,他在集中营里囚禁了一年零八个月后,被判了10年监禁。现在我的弟弟在哪里,他是死是活,我不知道。”

巴依波拉提说他的弟弟曾在上海高中毕业,2012年初前往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就读大学,同年年底前往中国居住,2018年被捕。

记者乔龙 责编 胡力汉 网编: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