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活石教会牧师仰华被控“泄漏国家秘密案”闭门开审

2016-12-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贵阳市南明区法院外,警方拉起警戒线,不准外人接近法院。(信徒提供/记者乔龙)
贵阳市南明区法院外,警方拉起警戒线,不准外人接近法院。(信徒提供/记者乔龙)

12月26日,贵州贵阳活石教会牧师仰华(本名:李国志) 被控“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一案,在贵阳市南明区法院开庭。警方高度戒备,仰华的妻子王洪雾在法院外,被公安强行带回家软禁。庭审中,辩护律师发言多次遭控方打断。此外,该教会另一位牧师苏天富在“仰华案”开庭前,也被当局强制旅游。

活石教会牧师仰华因涉及在网络上流传的一份所谓秘密文件,被以“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起诉。该案于今年圣诞节之后的12月26日上午9点30分,在贵阳南明区法院闭门审理。当局以案件涉及国家秘密为由,不准被告亲属及外人旁听。

仰华的妻子王洪雾26日晚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出庭辩护的陈建刚律师告诉她,仰华是在两名法警的搀扶下出庭,她因此非常担心丈夫的健康:

“我说仰华的情况怎么样,他说刚刚看到仰华的时候是两个人,法警还是什么警察扶着他进来的。我说怎么会这样,他说可能是天气(原因),他的脚痛。不知道什么原因。我想可能是因为天气,我们这边天气变坏,仰华的腰就会疼,可能是‘强直性脊柱炎’(一种慢性全身性炎性疾病)的问题。开完庭以后,没有结果,现在作的是无罪辩护。现在就是等结果,我说什么时候有,他说应该很快”。

陈建刚和赵永林两位律师担任仰华的辩护人。陈律师对记者说,在法庭上,律师向控方提出的诸多问题,对方无法正面回答:“他们那些虚假的东西,我们就揭露、批判。一些要求我们在庭前会议上都提到过。基本上没有任何一个要求得到法庭公正处理的。而对方提出的证据很多都与本案无多大的关系。再说笔录当中,大量造假的笔录太多了,在录像中都看得出来。这个罪名我们律师仍然坚持这种判断,就是为了打压而走到这样一个法律的程序,仅此而已。也就是用法律的形式来掩盖对有信仰的公民、牧师进行打压的事实”。

据“对华援助协会”网站26日报道,该案由贵阳当局发出的一份已在网络上公开的所谓秘密文件所引发。该份名为《关于印发贵阳“活石教会”信教人员名单的通知》,发布者为贵阳市依法处置贵阳“活石教会”指挥部。律师质疑,该指挥部组成人员不明,设立法律依据不明,与南明区法院之间关系不明等。但该指挥部却统跨贵阳市所有部门,可以管辖、指挥、命令贵阳市任何部门。在此前提下,由南明区法院对本案进行管辖,显然存在失去法院公正性的可能。辩护人要求南明区法院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请求上级法院指定其他法院管辖。但不被接纳。

陈建刚律师说:“我们在庭审中对此进行了披露、揭穿控方证据的虚假性。但是不公开的开庭,也没有其他人旁听,只有几个法警”

记者:您在辩护过程中,有没有被打断?

回答:有。这个过程就是控方打断律师的发言。这种情况都是有的。

仰华在法庭上坚持自己无罪,也为自己做了最后陈述。陈律师说,由于当局不准律师公开案情,因此不便披露庭审情况。庭审于26日下午四点多结束,法官宣布择期宣判。

仰华的妻子王洪雾说,当天一早就到达法院外:

“我七点多就到了,路口那里就有几个警察守在那里,他们(公安)九点钟左右就把我从南明区法院带回来了。九点十几分的时候,我们社区的警察走过来说你是王洪雾,我说是的,我一年没有见到仰华,我今天来就是要见他一面。他说好,没有问题,可以的。就把我带过去说你坐我们的车,我们带你过去看(仰华),就把我带上车,带回家了”。

据一位当天在法院外围观的信徒告诉记者,他在法院门口见到了王洪雾,几个便衣把王拉扯着上了一辆黑色轿车。在平安夜前一天,活石教会牧师苏天富被公安从家中带走,强制旅游。

去年12月9日,贵阳当局成立处置活石教会指挥部不久,出动数百名特警分多路取缔该教会多个聚会点。仰华及该教会的余雷、另一教会的慕道友王瑶被公安带走拘留,其后三人均被以同一罪名起诉。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何平)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