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成都获准进行城乡统筹改革试验

2007-06-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经中国国务院同意,重庆市和成都市正式成为全国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城乡统筹方针在操作层面有哪些障碍?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城乡统筹作为国家大政方针的提出,是中共16大以来的事。所谓城乡统筹,就是要求决策者由原来的城乡二元思维过渡到城乡一盘棋思维,在建设和规划方面兼顾城乡二者的利益。换句话说,就是要让城市支持农村,让工业反哺农业,让城乡协调发展,让农村居民有望在改革开放中享有与城市居民平等的实惠和权益。

加拿大拉瓦尔大学管理学教授苏展表示,城乡统筹的提法是积极的,但是要看到这个方针在操作层面的困难: “最近中国把成都、重庆作为城乡改革的试点,这应该承认是很积极的。但从操作上讲应该说困难很大。”

原网络杂志《大参考》主编、评论家李洪宽表示,要作到城乡统筹,就要将农民从户口制度和土地公有制的双重枷锁下解脱出来: “一个是户口制度,把这个废除之后,让农民可以自由出入城市去出卖自己的劳动力,另外一点就是废除中国的土地国家所有制,让农村土地进入自由流通,让城里有的人喜欢住在郊区,甚至把城市里的企业搬到农村,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是没有这两条枷锁:一个是土地国家所有;一个是农村户口制度。”

我觉得要想减小城乡差别,在中国来讲其中另一个要做的就是怎么想办法扩大中国的城市化

记者:“我知道你说的文冠中都主张土地私有,但是学术界有些人担心土地私有会形成穷人越穷,富人越富的局面,这种担心多少是否有一点道理?”

“这种担心没有任何道理,这种担心是出于对市场经济不懂,对于市场经济的调节完全没有基本概念的这么一种无名的恐惧,别忘了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土地都是私人所有,然后自由交易。”

记者:“我知道你说的文冠中都主张土地私有,但是学术界有些人担心土地私有会形成穷人越穷,富人越富的局面,这种担心多少是否有一点道理?”

“这种担心没有任何道理,这种担心是出于对市场经济不懂,对于市场经济的调节完全没有基本概念的这么一种无名的恐惧,别忘了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土地都是私人所有,然后自由交易。”

苏展也表示:户口制度非取消不行;这既是道义的需要,也是经济发展的需要: “要想解决这个问题第一要在体制环境上下大工夫,所谓体制环境,其中一个就是户口制度,户口制度现在名义上有些松动但是制度还是存在的。这个制度一方面是可建的制度。另一方面是无形的,无形的就是城市人对于农村人的歧视。这个环节的改革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是中国政府不管是在教育上在各方面的体制改革方面应该往这方面去倾斜。我觉得这非常重要,我认为户口的问题必须取消,从道理上讲都是一种不公平,实际上这是一种典型的社会不公平。城市人有了城市户口,会享受很多东西,农民户口就是二等公民,现实就是这样,我觉得从道义上不公平,另一方面经济的必要性,这些年来应该承认中国有1亿五千农民已经移民了,其实对城市发展的好处非常大,所以应该把这些人的身份当作城市居民,正式看待这个问题,否则实际上这种隐形移民带来的副作用是很大的。”

苏教授说,要大力加强农村地区城市化的投资: “中国政府从前年提出要减免农业税,这是应该的,但是远远不够,我觉得要想减小城乡差别,在中国来讲其中另一个要做的就是怎么想办法扩大中国的城市化,加大对于现有农村区域的城市化或者是投资的工作。一提出扩大城市化,有人就叫中国耕地会减小,确实有这方面的问题,但是很简单,如果一个国家30%是城市人,70%是农村人,中国农村实际上是落后的同义词,这样农民很难真正脱贫,所以要加大引导企业包括政府适当投资在农村和被忽视的边远地区进行投资,加大这方面城市化的力度,我想这是非常重要的。”

《南方都市报》上一篇报道说,在城乡统筹过程中,土地利益要平衡,“资源向受益最高的地点集中,但利益要由各相关方分享”;对此,评论家李洪宽说,要做到这点谈何容易!他举北京奥运场馆用地为例说,大把钞票倒是进了开发商和官员的腰包,世代居住在那些土地上的农民并没有得到充分的补偿。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