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2009年中国网络回顾

2009年是中国网络事件层出不穷的一年。从上半年网民关注邓玉娇事件,到年中新疆全面断网,再到最近成都唐福珍自焚引发对拆迁条例的质疑,显示出官方和民众网络对峙的状况。本台记者石山邀请美国罗格斯大学计算机专家周世雨和原海外中文网刊《大参考》主办人李洪宽讨论2009年中国网络发展趋势问题。
2009-12-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记者:2009年差不多结束了,我们就是想请两位上来跟我们的听众一起讨论一下2009年互联网的整个状况和发展的一些趋势。想请李洪宽先生先跟我们谈一下,就是您觉得2009年中国互联网整个这个趋势是怎么样?现状的情况是怎么样?

李洪宽:我觉得2009年的趋势、互联网上的趋势就基本上是中国社会的一个缩影。因为中国社会2009年财富的掠夺和人民的反抗呢都在升级。社会慢慢地就走向了暴力化倾向。现在中国政府呢一方面封网非常严厉。措施越来越微妙、越来越高明。但是人民的反抗包括网民的积极参与程度也有一个很大的提高,可以说是都上了一些台阶。像邓玉娇这种案件呐,还有四川地震当中涉及到的一些维权活动啊,很多类似这样的事情呢都是往年,就是2008年没有看到的,就是2009年有一些新的突破。所以说用一句话来总结2009年网上的反应的话呢,就说它是一个中国社会正在走向解体,反抗和镇压都在升级的这么一年。

记者:那请周教授给我们谈一下您的看法。

周世雨:我同意李先生的说法,我可能就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的话呢是今年的话有几个特点,其实从去年年底的深圳发生的那起猥亵女童事件开始到邓玉娇等等吧,就是这些事件开始就看出就是说一个是网络信息的这种快速的传播和人民的这种维权意识,这两点就使网络、互联网在中国大陆成为人民对自己权利进行维护、进行抗争的一个很主要的信息平台。还有就是绿坝这个事情也其实是网民的极力抗争,最后也是不了了之嘛这个事情。当然中共封网这方面确实也是今年一个很主要的一个重大事件,尤其是从还不光是对‘无界’、‘动态’这两个工具,而且对其他所有的工具几乎全部都是一并封杀,不管大小工具是一并封杀。而且封网力度与日俱增,到现在还没有停止。同时,它把它自己的宣传平台一个劲儿地往外推。最近可能听说是三大平台嘛。中央电视台,然后中央广播电台加上新华社,起到一定导向的作用。但是这个事情我想就是网络在这个事情上肯定会发生越来越大的作用,对中国社会的变革上。

记者:最近香港的《亚洲周刊》呢也评了一个全球华人十大网络事件,它包括了新疆断网、草泥马网上的这个流行还有绿坝事件,还有第四呢是偷菜游戏、第五是微博风暴,后面还包括调查四川地震中死亡的学生,包括香港网络动员还有叫塔信遥控指挥和网站的黑名单、白名单等等就这些事情。我想问李洪宽先生,新疆这个事件呀干脆它把网全部封了,这个是当局的一种应付的方式吗?

李洪宽:这个封网倒是共产党从网络建成的第一天就一直是有这个意识的,而且一直在做。《亚洲周刊》评的这些确实是一些热点。但是我觉得评2009年的热点你要比较一下2008年哪些已经出现了,哪些没有出现,对吧。这方面的看点呢我觉得《零八宪章》是一个很大的看点。就说三百多人发起来之后呢,慢慢通过一万多人在很短时间内就说互相声援,结果到了2009年的圣诞节的时候终于判了刘晓波先生十一年的徒刑。这个当然震惊了全世界,它等于把人的网络的这种努力呢,把头儿给抓起来给审了。所以下一年三百多个领头儿的人会是个什么命运?这都是重要的看点,因为从网上的言论自由交流到社会当中的人的脉络的建立,人的组织化,这个是突破中国共产党一党专制的一个最主要的一个渠道。法轮功这方面做得就非常好,因为法轮功一直有一个人的网络,这个网络呢而且是共产党的特务没有办法渗进去的。所以我觉得2009年呢人的网络的建立呀、人的互相响应,从这种角度看的话呢,我们评的话我们会评出一些跟《亚洲周刊》不太一样的那个热点来。

记者:对,据我所知包括‘自由门’和‘无界’是有一些法轮功的背景。周教授,您能不能给我们谈一下法轮功学员在这方面也做了很多事情。

周世雨:是的。就是说‘全球互联网自由联盟’就是法轮功学员组建的。它里面主要是开发网络突破软件。包括你说的‘自由门’、‘动态网’和‘无界’然后‘火凤凰’呀还有‘花园’、‘世界通’。这些它其实主要是提供一个平台,刚才我非常同意李先生说的一个观点,就是说中共除了对自由信息流通以外它非常惧怕的是人们能够形成一个组织,就是说能形成社会的网络。但不光是说有没有政治目的了。法轮功没政治目的,但是它形成一个人群它控制不了的话,那都会觉得它是个威胁。现在的话你比如说它雇了三十万的五毛党,其实就是网络监控员了。它其实就是为了在网络上来摧毁这些网络,就是摧毁这种人们之间的这种联系。当然就是说随着网民的越来越多,而且网民维权意识越来越强烈。所以的话这种东西它会给中共的控制越来越难,但是它肯定会加强它各种各样的措施,你比如说最近它说个人不能申请网站了,不能申请博客了,不能干这个、不能干那个。一下子关了几百万个各种各样的网站也好,博客也好。你刚才提到了把整个网络干脆就切断了。如果这个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北京、发生在上海,它付出的代价会更为巨大。

记者:彻底地把网络给它断掉,可能是最后迫不得已的一种选择吧。李先生您觉得有没有可能比较极端的情况下它干脆这么做?

李先生:它会的,在它的操作规程当中尤其是对付动乱、对付人民起义、对付暴动的这个操作规程当中它一定有这个设计。它最后一拉闸,所有的通讯全部切断,它可能会这么做。但是它达不到它真正的目的。互联网很快就能自己接起来。一开始有少数的人接通之后,那就跟全世界其它地方就又接起来了。

记者:周教授,能不能给我们谈一下您觉得明年或者是未来这两年在网络上的这种官民对抗或不会越来越严重?
周世雨:我想这个总的趋势来说的话,这是个必然的事情了。为什么呢?因为对这个社会不公的这种现象的话,这种反抗肯定会在社会的各个方面都会表现得越演越烈了,包括在网络上。

以上是本台记者石山邀请美国罗格斯大学计算机专家周世雨和原网络媒体人李洪宽讨论2009年中国的网络发展趋势。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