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维权工作艰巨但信心不动摇(图)

2009年即将过去,中国当局在08年奥运之后对民众的维权抗争行动,采取了更为严厉的打压,09年下半年,当局变本加厉地对互联网世界实施监控。中国的民间维权团体遇到巨大的压力和障碍。对于民间维权方面,有相关团体容,2009年是动荡的、曲直的、充满血腥的、惨烈的一年。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严修的采访报道
2009-12-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民间维权引起海内外关注(CHRLCG网络)
图片:民间维权引起海内外关注(CHRLCG网络)
Photo: RFA

过去一年,中国发生了十余起在全国范围内造成较大或重大影响的群体性事件,也发生了十余起在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的社会舆论事件,其中包括湖北石首事件,邓玉娇案件等等。另外,由劳资矛盾引发的群体性事件也不少,4月,河北保定发生棉纺厂数千名职工沿国道“徒步进京旅游”事件,7月,分别发生武汉锅炉厂工人堵路事件和吉林的通钢事件等等。
 
民间的维权团体在过去的一年,对于民生问题,例如访民、被拆迁户、失地农民、民办教师、复员军人等等,也作了大量的工作和报道。大陆民生观察工作室负责人刘飞跃,长期遭到监控,但是这并没有动摇他继续为受压民众呐喊的信念。他星期三接受本台专访的时候,对有关民间维权的工作做了一个简单的回顾,他说,当局在民间维权领域加大了控制,尤其在今年60年国庆期间。另外,他还特别提到北大教授孙东东“访民是精神病说”,认为民众仍然非常欠缺人权意识。“整个社会,或者说整个民众,公民,包括一些所谓的高级知识分子,他们的一些人权意识、公民意识还非常欠缺,可能这个整个社会的人权意识、法制意识的欠缺,正是当局他们能够肆无忌惮,打压人权,打压维权行动的这样一个基础。(当局越来越收紧了民间维权,甚至现在网络上的监控也越来越严密,你觉得2010年,民间维权的工作会面对一些什么样的问题,或者怎样才能更有效的展开呢?)当局,对民间维权的打压到明年不仅会继续,还会越来越严厉,这个是肯定的,当然我们的维权工作,不可能因为它的这个打压,因为它的这个控制,我们就退缩,维权工作还会继续。做这个维权工作在任何时候都是有困难的,这是我们应该早就想到的,也是我们推动人权工作,这是我们必须要付出的一个成本或者一个代价。”
 
据了解,地方当局对刘飞跃的监控从来没有间断,他的行动自由长期受到限制,也多次发生民众希望见刘飞跃,都遭到有关人员的阻拦。然而,从刘飞跃的谈话中意识到,他对维权工作的那份坚定的信念。
 
致力于民间维权的权利运动博客联系人张建平,是一位残疾人,但是他从为民伸冤的工作中找到了信念和理想,过去一年,权利运动报道了不少各地失地农民、被拆迁户的维权事件。他星期三对本台说,09年,虽然当局对维权的打压日趋严厉,但是底层民众的集体维权的意识也在不断加强,从各地发生的大规模群体性事件可以看出,他这样简单概括2009年的民间维权领域,“是一个动荡的,曲直的、充满血腥的、惨烈的一年,就维权这一块来说。”
 
他表示,他并不惧怕当局的打压,虽然刘晓波、黄琦、谭作人和郭泉,都在近期被判刑,但是张建平认为更应该积极的看这些事件。“很多人会去反思,他会受到这个鼓励,刘晓波被重判,民间的那些向往法制的愿望,并不会因此萎缩,他会更激起民众对这方面的渴望,更加激起人民反抗的激情。”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严修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