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律师自身维权艰难的一年(视频,图)

北京多位维权律师星期四到北京市司法局求见局长,但不获接见,而该大厦的保安却派出十多人阻挠律师,期间,保安因跌倒而报警。其中五名律师被带到派出所协助调查。此外,维权律师李方平已担任赵连海辩护人。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2009-12-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下载视频文件

继北京四名维权律师为争回执业权,周三到司法局进行交涉不果,结果发生激烈争执。第二天,前往司法局要求与局长会面的律师增至七人。在场的律师刘巍周四上午十点告诉记者:“今天比昨天的情况更糟,因为我们根本就无法进入,可以通到楼上有两个门,可有十个保安,堵着门不让我们上,我们是九点钟就到了司法局大厅,到现在仍就没有上去,不管是局长电话,还是律管处电话,所有(电话)都不接听”。

记者:今天你们有几位律师去?
刘律师:今天是七个,昨天四个,又加上三个是江天勇、温海波和童朝平。
 

图片:北京司法局大厅保安员不准律师入内。(乔龙提供) Photo: RFA
门卫以领导拒绝会面为由,拒绝律师入内,交涉中,一位保安员倒地后报警,接着五位在场律师,被公安带到附近的福绥境派出所。刘巍称:“11点20分的时候,一直没有人下来接待我们,然后我们就要上楼去,保安仍阻拦,我们要求进去登记,他不给登记,那么我们就上去,他就拦截,他(保安员)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摔倒了,然后说是我们推的,现在我们都在派出所”。刘律师说,派出所已叫摔倒的保安员自行去医院验伤。
 
记者致电司法局董春江副局长,当对方听到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查询,立即挂机。

记者:董局长您好。
董局长:哪位?
记者:记者想问一下,有几位律师想见你们,为什么不见?
董局长:喂,哪位?
记者:我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想问一下。
对方立即挂断电话。刘巍表示,下午他们又回到司法局投诉:“去投诉萧骊珠处长和其他的一些情况,还是要见一下领导。”
 
星期四是2009年的最后一天,回顾本年度,北京司法当局对一些受理“敏感案件”或争取司法改革的律师,采用了各种打压手段,包括阻挠他们执业,吊销律师执照,甚至判刑。今年一月,积极参选北京律师协会会长的杨慧文律师,遭到四名不明身分男子的袭击,直选材料被抢。对此,律协一领导回应称,呼吁直选没错,但时机不成熟。
 
事发至今,曾表明竞选律协会长的程海、杨慧文、童朝平、唐吉田四位律师,连执业的资格也被剥夺。杨慧文回忆说:“其实我做了两件事,一个是律师协会(会长)直选,再有一个就是向北京市政府提出北京市的73个政府下属的各个委办局,发改委,民政局,公安局,司法局要公开财政信息,影响力了他们个人的利益,挟私报复吧”。
 
杨慧文认为,尤其在律师协会直选问题上:“一定会对一些相关的司法局领导,对他们的利益会有很大的触动,可能伤害他们潜规则下的个人利益”。
 
另一方面,一些维权律师涉足重大维权事件或官民矛盾引发的群体性事件,如西藏骚乱,毒奶粉维权等,也被制裁。江天勇律师曾是不久前被判刑的西藏普布泽仁活佛的辩护人之一,他也未获“执业权”。他说:“有些律师在做案件的时候,必须听从有关方面所谓的指示,打招呼,否则可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麻烦”。
 
今年,除了维权律师受到当局以“律师资格考核”要挟,更有律师被抓和判刑,如维权律师高智晟2月4日被公安带走,至今下落不明;大连律师王永航被判刑7年等。
 
此外,维权律师李方平对本台表示:他已接受委托成为结石宝宝之家负责人赵连海的辩护人:“周一见到他的妻子,已经把委托手续签了,星期二已经递交了手续,但是警方却需要48小时安排会见,今天才24小时,现在还没有接到他们的电话,要元旦节后,元月四号后会见”。

记者:目前的罪名还是寻衅滋事罪?
李方平:对。
记者;根据你所了解的,赵连海寻衅滋事这个罪名恰当吗?
李方平:知道有这个指控,而且已经逮捕,具体怎么样要见到赵连海后知道。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