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释放维权代表潮州失地农镇政府内被暴打

2007-02-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广东潮州市龙湾村因村官私卖土地及资源,破坏生态,失去生计的农民去年开始集体维权。周日公安抓捕维权代表,村民往镇政府要人时,遭黑社会暴力袭击,上百人挨打,多人受伤,两名村民至今在医院抢救。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chaozhou5-200.jpg
图片:龙湾村村民在镇政府内被用钢管袭击的现场(由村民提供给RFA)

广东省饶平县所城镇龙湾村村民因维权代表被地方政府抓捕,数百人星期天到镇政府要求放人,在机关内遭到数十黑社会袭击,上百人挨打。6名村民要往医院接受治疗。其中一位头部缝了七针的村民阿森对记者讲述当天情况:“ 男女老少两三百人,都是手无寸铁,走到镇政府。我们去之前那边已经收到消息,有所准备,找了十几二十个我们当地的黑社会,一人拿一根钢管,在那里等我们。一进去,镇政府领导就叫黑社会走过去恐吓拿扩音器的带头村民,说你等一下就会死在这里。我们村民就你一句我一句的,他们就开始打。 政府的人指着以老人为主带村民讨公道的人,叫黑社会:‘打!’另外有一个照相的村民,七八个黑社会把他的弟弟要当场打死。我冲过去拦,四五个人就冲过来用铁管打我。我的额头就被打了,后来逢了七针。如果当时没人把我拉走可能现在还在住院。(你们当时有报警么?)报了三次,没人理我们,我们还有报警的录音。”

...我们去之前那边已经收到消息,有所准备,找了十几二十个我们当地的黑社会,一人拿一根钢管,在那里等我们。一进去,镇政府领导就叫黑社会走过去恐吓拿扩音器的带头村民,说你等一下就会死在这里。...

村民将在镇政府内遇袭过程以及伤者照片发给了本台。

记者星期三致电所城镇派出所询问辑凶情况,警员表示无可奉告。

chaozhou1-200.jpg
图片:53岁的父亲吴孝在饶平县医院(由村民提供给RFA)

受重伤的两父子53岁的吴孝和18岁的吴炎福,被打后至今仍在县医院接受抢 救, 吴炎福的哥哥星期三接受本台访问时说:“他们都是伤了头部,当时我那个小弟差一点点就要死了,现在三四天了,还在抢救。很危险的,手都断了,几十个黑社会打他一个。我父亲当时帮我弟弟也被打了。”

除了到镇政府要求放人的村民,还有数百村民堵住了穿过村庄的主要公路,迫使官方星期天下午释放了两名维权代表吴庭明和吴绍进。吴庭明星期三告诉记者,公安半夜抓人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却使用暴力,他在被带回县公安局途中,受到虐待:“残酷的手段,把我们吓、打、淋冷水,那么冷的天气我要穿衣服他们不给,就一个短裤和汗衫,十九公里路途我冷得受不了。我问他抓我干啥,为什么抓我,他就劈脸打下来。太难。。。说不出来了。。。”

chaozhou2-200.jpg
图片:18岁的儿子吴炎福在饶平县医院(由村民提供给RFA)

所城镇龙湾村7000村民,原有3000多亩耕地。村民控诉前村委书记吴国武,在任期间,将400多亩地包括三百多亩耕地私卖给潮州市华丰造气场(现已上市改名欧源能源)。吴国武还私砍防风林出租做养殖场,私挖山地出卖土石方等等,所得2000多万的资金,只有零头到了农民手中。同时,造气场和养殖场的污染导致周边上千亩耕地因盐碱化无法耕种。村内耕地减少超过一半;沿海鱼虾死亡,令村民原本的捕捞业也无法继续。这个原本自给自足的村庄,现今出外打工成了经济支柱,四成人温饱成问题。

村民去年4月开始维权,要求查账、承办贪官、以及恢复生态。在上访没有结果,法院不愿受理的情况下,村民只有用堵路和阻碍非法占地的工程建设,来迫使政府正视他们的诉求。然而换来的是当地政府的各种威胁,去年八月镇委书记集结过百黑社会分子驱散维权村民,去年九月,县委县政府贴出告示,要求维权代表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村民代表周日被抓受公安审问时,还是不明白,保护赖以为生的土地,到底错在哪里,吴庭明说:“他们问我为什么要搞鬼,出什么头。我就回答,农民靠土地生活是吧?我们为什么没有权利保护我们的土地?你变卖我们土地要我们农民同意是吧?你卖多少钱要还给我们农民是吧?”

村民到星期三晚仍围堵贪官非法私卖土地的一部分,华丰造气厂的交通要道,呼吁对话。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