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民族团结教育条例明年2月1号起实施(图)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常委会30号通过《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民族团结教育条例》;条例对新疆民族团结教育的原则、机构职责、内容与方式、保障措施和法律责任等作了规定。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2009-12-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新疆七五动乱(法新社)
图片:新疆七五动乱(法新社)
Photo: RFA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艾力更、依明巴海30号表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民族团结教育条例》的制定,是“针对境内外‘三股势力’不断制造民族矛盾挑拨民族关系的破坏行为,从维护各民族团结、维护社会稳定、维护祖国统一的现实需要出发。”

在中国,“民族团结”是重复率最高的政治口号之一,但是中国的民族团结仍然存在很大问题。美国侨界知名人士张闻选表示,新疆地区的民族团结有待加强:
ACT1: “各民族文化各有各的风采了。但是大前提还是大民族团结。”

记者:你认为北京对这个维吾尔族的尊重够不够?有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我觉得要大大改进。我给你讲过,我去过新疆,到新疆当地的维吾尔人会叫人家里去看看去,结果他都办不到,他说我要国宾,这情形都办不到。分裂得太厉害了。在美国绝对不会有这种问题。如果到人家去,一定有办法把你叫去。

华文报纸《世界日报》 政治评论家孟玄表示,要作到民族团结,就要屏弃前苏联的民族政策,尊重少数民族的宗教文化:

“这个民族团结当然在中国这样一个多民族的国家里头来讲的话呢,实际上就是要按照我们中国的老办法,中国像清朝、元朝。中国有管理边疆地区老的传统的。尊重当地的宗教,尊重当地的语言习惯。根结就是不要走苏联的那一套民族政策。我们中国现在的政策里很多是按照苏联的民族政策移植过来的。那个的话呢,实际上是很有问题。所以把苏联搞崩溃掉了。表面上它是每一个民族甚至有独立 的原则了,它表面上是这样了。苏联的少数民族里的官员甚至可以到中央官员,甚至可以做到很高的都有的。但是苏联实质上,在实行的实质上呢,根本就对它们的对少数民族的地区的、宗教啊压迫是很厉害的。所以你现在到高加索地区什么什么的,这些地方到现在为止,它这个回教什么重新起来。这个东西跟新疆的问题是有一些类似。中国因为一开始走苏联的边疆民族政策,把我们自己搞得反而忙手忙脚。”

美国俄克拉荷马中部大学教授李小兵表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民族团结教育条例》的出台是一个积极的信号,但其实际效应还有待观察:

“是中国政府应该积极的表示。希望能通过民族团结来解决少数民族的纠纷。表示这种意愿。中国政府还是采取这个积极防御这种措施,不会等到像以前出现暴乱的现象后在出动军队呀等等。但是第二点呢,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也很难,民族团结讲了多少年了,政府政策也不是这个新的提法。但是具体执行上,怎么从教育入手,都有什么具体措施啊,有什么更有效的方式啊,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李小兵说,希望同化少数民族的思想要不得。他说,中央政府要放手让少数民族自己的精英管事:

中国政府还是以同为主。以这个同化、归化希望和我们一样,希望它像我们上大学、找工作以后可以有比较好的出入。新疆也好,西藏也好,它们是想自己有自己的特点。所以真正的解决方法呢,就要培养它们少数民族的干部,少数民族的精英。要照顾地方的需求,不一定是因为你拨款、投资就能做到的。这个在美国的印第安人也是一样嘛,照顾什么,还是抗议什么的。因为它没有民族领袖。中国不敢放手让他们发展自己的精英,政治势力,中国汉人去管理少数民族就很难。过去是有。包括赛福鼎、班禅喇嘛那30年还真是发展了一些少数民族精英。所以通过他们自己的人,自己的体系去管理就好一点。这几年就差多了。

政治评论家孟玄表示,在少数民族自治区,要把主权跟治理权分开。换句话说:少数民族自治,但不自决:

“治理权基本上让他们自己来。主权跟治理权分开。主权当然是属于国家的。治理权原则上是边疆地区自己人的——是少数民族自己人的。就是民族自治但不是不能自决。因为共产党的问题并不是 对边疆民族特别坏它并没有特别坏。实际上它在汉人里所产生的所有问题在边疆地区也都会有。因为汉民族并不是一个有强烈宗教性的这种。所以在管理多元民族经验来讲的话,中国的老传统实际上还是不错的。”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民族团结教育条例》定于2010年2月1号起实施。这是中国首部关于加强民族团结教育的地方性法规。

这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这篇报道问题太多,举几例: 民族团结 干什么,一起当中共的奴隶?“中国”(哪一个中国, PRC 吗)“因为一开始走苏联的边疆民族政策” (苏联宪法承认民族自决, PRC和ROC学习了?)“主权当然是属于国家的”(谁的国家?)
“因为汉民族并不是一个有强烈宗教性的这种。所以在管理多元民族经验来讲的话,中国的老传统实际上还是不错的。” (什么经验?屠城和和亲吗?)

Shao Jiang 邵江

Centre for the Study of Democracy (CSD)
University of Westminster
32-38 Wells Street,
London W1T 3UW,
United Kingdom.
Tel: 020 7911 5000 Ext.7620
Fax: 02079115164
Blog in Chinese: http://www.boxun.com/hero/shaojiang/
Blog in English: http://blogs.amnesty.org.uk/blogs.asp?bid=51
http://twitter.com/shaojiang

2010-01-06 10:14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