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学多年危房中上课 房主对倒塌不负责任

2007-04-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山西晚报星期一刊登一篇报道说,山西忻州一个乡村小学的一百多名师生,由于区乡政府无法达成协议,多年来一直在危房中上学。百多名师生要和房主签定合约,万一房屋倒塌时免除对房主进行法律追究。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邀请山东大学孙文广教授和湖北随州教师,民生观察通讯主编刘飞跃先生,就中国农村义务教育中存在的问题进行讨论。

记者:“请问是赵支书吗?据报道 你们村的孩子现在在危房里上学,很危险,村里和房主还签了和约说房子有意外,房主不负责,请问这件事是怎么回事?”

赵:“学生还在上学,问题不大。”

记者:“报上说房子的墙一推就会倒?” 赵: “这间房没人。”

记者:“报纸说你们在和区里商量了为什么这个房子还建不起来呢?”

赵:“现在已经开工了以前不开是因为一个是钱,一个是校址定不下来。计划要在下学期开学前建好。”

请问孙教授,现在中国农村办学是否问题很多?

孙:“这在很多地区,特别是贫困地区问题很严重,按中国的制度来讲应该是九年义务教育,校舍和教师的工资应该有国家或者政府来负担,但是很多地方没有落实,经费跟不上,校舍破败,产生了危房,甚至教师工资都发不出去。在危房上课已经5年,这是讲不过去的。”

请问刘先生对刚才赵支书的话有什么感想?

“我对农村教育有些了解,前年在农村呆过一段时间,但象山西这样的房子一推就晃,而且还租的是农户的房子,这确实是没想到。做为义务教育,国家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应该加大教育的投入。现在学校的经费是由政府出,是以县级为主,就是县区一级的政府出钱来办义务教育。这是中国的一个很基本的制度。农村调查的时候,我们也提出现在很多县区的财政确实困难,所以中央财政或者省级财政必须要加大投入。另外一个感受是媒体对此披露了以后,它就马上改正了。现在看来倒不是政府完全没有钱,而是它尊不尊重儿童的教育权的这么一个意识或者是一个态度问题,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记者:“孙教授,中国的教育经费是不是中央政府应该多给一些?”

孙:“是的,按中国原来的说法是要达到GDP的4%这个数字。但现在7年了还是没有达到这个数字。教育经费不足不单是小学,包括中学甚至大学负担就很重了。特别是农村的学生。”

记者:“我们回到前面的话题,农村的教育经费是由区县政府负担,如果那个地方很穷,那对当地的家庭就很不公平了,是吗?”

孙:“是这样,全国各地不一样,象南方的珠 三角、长三角地区很富,当然区县可以拿得出。但很穷的地方怎么办?所以中央应该在财政上支持贫困地区的教育来解决危房问题、教师问题。现在做得是相当差。”

记者:“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上说了。今后的学费连学杂费都要免掉。请问刘先生,这能做到吗?”

刘:“按当地来看,春季开学是全都免了。我们也做了一个简单的调查,确实都免了,农村也都免了。因为城区都免了嘛,但是现在有些学校还在乱收费,甚至在‘一费制’,就是‘两免一补’的两大教育改革举措的情况下,许多学校的乱收费现象有所抬头。甚至个别学校很严重。这说明教育投入还是不够,也不仅仅是免除学杂费的问题。学校的办公经费在去年几乎为零,一个学校要运转也需要钱,那只能靠山吃山了,所以还是教育投入的问题。

记者:“非常感谢孙教授,谢谢刘先生。”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